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TSN/ME】就一篇试读你还想要题目???

#好吧我知道标题装的再凶野掩盖不了我想不出题目的事实
#关于山东高考作文题的那个,因为感觉真要铺开来写一时半会绝对写不完,所以决定发个试读看看有没有人看
#大概设定是FB已经成立好几年的马总(没和花朵和好)和刚刚收到哈佛录取通知书的花朵,在一家午夜出现的书店结识的事,这个午夜出现针对马总,这俩是各找各的花和马,一些细节要了解的话…来陪我唠嗑啊!来啊快活啊!
#想看后续的评论一下,当然点小红心也行,我知道有些可爱的小姑娘不好意思在评论说出对本仙爹的爱bushi,我能理解我能理解啊
#大概就这些吧...养孩子的在写了,DE在写了,真的
#我最爱的真的是丹总





冬日的夜晚总是难熬的。

年轻有为的Facebook帝国创建者哈出一口白气。

该死的冷。

凌晨二点,在零下于零上之间飘忽的温度,除了灰色GAP和牛仔裤外只有一台电脑的Mark ,夜晚看去有些可怖的Facebook大楼。

不管你信不信,究这些东西我的确能写出一篇足够长的鬼故事。

当然我不会这么干。

Mark四下看看,就在几小时前仍是美丽夜景一部分的店面早已关的差不多了,这个认知让Mark不由自主地想去咬下唇上的死皮。

该死,该死,Facebook的公司会停电,可笑极了。

小个子卷毛在冷风里打了个激灵,心里暗暗咒骂着不尽责的电工,却比谁都明白这不过是针扎棉花,起不了任何作用。

他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转身走回公司,继续用那双已有些发僵的双手打代码,然后在第二天一病不起,与恶心的消毒水气味作伴;二是赶紧找家还开着的店家钻进去享受着暖气通宵打完代码,最后随意消费点什么毫不尴尬地离开。

至于回家这个选项,刚钻出头便被Mark扼杀了——自从Chris和Dustin先后离开Facebook,他便开始近乎神经质地排斥回家,就连秘书提起Family这个词都得先压在喉咙里斟酌几次。

说回Mark,FB的CEO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迈着那双不算长的腿以一种惊人地速度在街上走着,颇有拧满了发条的机器人的风范。

不幸中的万幸,在Mark也差点要对自己说上一句“I don't feel my legs”时,一家书店出现在了他的视野。

谢天谢地,Mark微微抬起头闭上眼,重又睁开,连走带跑地朝书店走去。

书店的暖气开的很足,装修也算简洁——尽管Mark并不怎么在意这些,他只是不希望眼睛有些疲劳时抬起头时看到一堆粉色装饰品而已。总的来说,这完全是能让他满意的“办公”地点。

书店的柜台后没人,Mark也没在意这些,反正他也不是来偷窃什么的,只当是这家店老板对于监控和警察有着足够信心而已。想到这的时候,Mark还颇带嘲讽意味的勾了勾嘴角。

“那么,”Mark再次呼出一口气,在书店配备的沙发上坐下打开电脑,活动了虚放在空中的双手,“开始干正事。”

正事开始还不到十五分钟,书架不断传来的窸窣声成功打断了Mark的思绪至少四次。

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Mark将电脑放在一边,站起身往书架那走去,他在坐下时便已确认了店中只有自己一个人,且没有任何人进店。最开始Mark还能当做店中有着喜欢在书架间窜逃的耗子。

但当Mark第三次被打断竖起耳朵去听时,却听到了清晰的书页翻动声。

总不见得这家店的耗子还会把书拿出来翻着看吧?

Mark咽了口唾沫,开始怀疑其实是有“人”进店了,不过他看不见之类的。

写到这可真有点像鬼故事了,不是吗?

Mark自认是不信鬼神的,但这不妨碍他对于未知的怯意。

只见他用着与来时判若两人的步速往声音来源的那个书架走去...

“Wardo?”Mark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身形挺拔修长的巴西青年倚着书架,翻看着一本看不清书名的书籍,半阖的眼睛,微微发颤的睫毛,让Mark不可抑制地想到了于自己指尖处流出的无数代码。

尽管这两者间没什么关系,但也没人规定两者间必须有关系不是吗?

Eduardo显然没注意到Mark那声近似于气音的呼唤,空出一只手挠了挠后颈上的棕色发丝,继续看着书。

“Eduardo Saverin!”

好的吧,至少这次声音足够大了。





Eduardo喜欢这家书店,不单因为早些来能碰到那些身材火辣,如同小百灵鸟的亚裔姑娘。

更大一部分的原因来自这家书店有着他想要和需要的一切书。

这毫不夸张,真的,Eduardo每天回到公寓时都是收获颇丰——垒的足够高的书完全可以戳到他的下巴。

这么一家“你想要的书我这全都有版本还特多的书店”,当然没人能拒绝,即使是刚刚收到哈佛大学通知书不久的Saverin家小公子。

Eduardo喜欢在零点后来书店,虽然他也不清楚为何这家书店总是彻夜通明,但他庆幸这家书店奇怪的营业时间支持了他大学生的独有浪漫。

或者说是即将成为大学生的独有浪漫,这听起来更绕口也更贴切一些。

总而言之,今天的Eduardo依然在零点后来到书店,与柜台后的老婆婆日常寒暄后便走向自己最常去的书架。

挑出自己昨日未读完的书,翻开,倚在一旁的木质书架上继续之前的阅读。

书的内容很是精彩,Eduardo将后颈上的碎发拨散开来以缓解那种瘙痒感觉时,另一只手和视线仍未离开书本分毫。

但他终究还是离开了。

“Eduardo Saverin!”

Eduardo本能性的四下张望,却什么也没发现,而柜台后的慈祥老人显然也发不出那种成年男人的嗓音。

好吧,冷静点,Eduardo,或许你只是幻听了而已。

没什么的,只是在凌晨快三点,在只有自己和一位老妇人的情况下,听到了一个成年男人的呼唤而已。

只是可能,撞鬼了而已。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