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TSN/NYSM】Deep end (一)

#看我多好,失恋了还给你们写小甜饼
#看到上一条的,无论你有没有看我的文,我都希望你在评论里哄哄我,谢谢/哄哄我这个难得矫情一回的仙爹能积德的
#又是一篇得写很长的文,DE,是的,DE
#和阿林唠出来的梗,时间线定在花朵已经移民去新加坡,圈一下阿林 @沉林 
#有ME,马总对花朵单箭头
#赤鸡吧?
#第一次尝试这种写法..好难
#大概就这些,剩下的想起来再补





你信一见钟情吗?

Daniel喃喃地询问了自己这个蠢到家的问题,忽又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一甩头,空出一只打字的手在桌面上快速敲击着。

绝对有哪一环出了错误,一个细微,但绝对可以影响全局的错误。

Daniel几乎想把头磕在键盘上——他找不到那个错误。

事情得从六天前说起。

四骑士的巡演延续到了新加坡这片阳光灿烂的土地上,刚下飞机的Daniel熟练至极地冲经过自己身边的热辣女郎眨了眨眼,旋即拿起手机漫不经心地拨通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嗨,我想你明白我打电话的来意——在我自己说出来之前。”

“我当然明白你在想什么,低调些!你才刚刚脱离那些警察的监视。”Dylan努力压制着自己嗓音里不断往外冒的火气,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Well,听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Daniel看着已然黑屏的手机,无奈地勾了勾嘴角,“只能靠自己来了啊。”

Daniel的念头其实很简单,只是让Dylan帮他查查新加坡有什么可以劫的富豪而已。

拜托,他已经乖乖巧巧地当了够久的鹌鹑了,再不来点乐子,他的手上会长青苔的!

好吧也没那么恐怖,只是人要学会用夸张手法不是吗?Daniel叼着一张扑克牌面色如常的打开电脑。

要找出符合要求的富豪并不难,Daniel熟练地敲出几个关键词,在等待搜索结果的间隙喝了口黑咖啡。

看着一板一眼的人物介绍与模棱两可的资产总额,Daniel瘫在电脑椅上长叹一口气,所以他才先联系了Dylan,Dylan能给他的情报远比这些长篇大论来的精悍。

纸杯装的黑咖啡已经快要见底时,Daniel终于找到了心仪的目标。

Eduardo Saverin

Daniel舔了舔还带些咖啡渍的下唇,显然已在心中给眼前的人选打了十分。

尽管网页上并未标明这位先生的确切资产,但Daniel仍从网页下面附带链接里看到几年前的天价官司的全貌,和Eduardo至少六亿的身家。

这完全足够了,Daniel简直想现在就看到Mr.Saverin的脸露出震惊气愤恼怒等等虽然多但可以用“想把Daniel摁在地上打死却什么都做不了”这句话来总结的各种情绪。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位待宰肥羊先生长什么样——天杀的网站压根不配图,大概是为了什么该死的肖像权。

Daniel极为意外地吹了声口哨,在他看来,这些商人都该会争着抢着让自己那体态发福的照片登上各大网站和版面。

这位先生倒有些一股清流的意思了。

但显而易见的是,Daniel并不想为一张照片便又去搜索些什么,与其看冷冰冰的平面图还不如正面地认识下人家。Daniel已经想好了,他要试着与这位先生交个朋友,然后在摸清一切他需要的信息,诚挚邀请Mr.Saverin来看他的魔术秀,然后..

“嘭!”

没人会喜欢被朋友背叛,特别是这位Saverin先生——Daniel简直要为自己的恶趣味鼓起掌来。

他有着绝对足够的时间来准备这场以金额数来讲算得上是空前绝后的Show。

接下来,他只是从电脑椅上站起,对客厅另外三位四骑士成员宣布要大干一票的消息。

或许还该给他们清清身上积的灰。

Daniel如是想着。




时间跳转回现在,跳回到这个坐在同样位置上坐着同样事却只想用头磕键盘的Lover身上。

此时的Daniel突然觉得那行“因尊重本人隐私权,故此处无配图”是一种莫大讽刺。

如果他早些将Eduardo的照片搜出来,他的境地绝对不是现在这么尴尬。

Daniel敢对天发誓,如果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绝对不会打这位商业天才的主意。

他宁愿选那些自命不凡的暴发户,忍着胃中恶心与那些人一起附庸风雅,然后一切顺水推舟,该怎样怎样。

毕竟那些人纵然有再大变故,也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大。

因为Daniel不会对那些暴发户一见钟情。




四天前,四骑士随意弄了些假身份混进了上流社会的酒会,Lula和Jake只是来蹭些吃的感受土豪氛围的,而Mreeitt,从步入酒会的那一刻开始,就没人清楚他在哪了,Daniel当然不会关注这些,显然他的注意力已全被不远处手拿桃色香槟的青年俘获。

我明白这里必须有一段外貌描写:棕发的青年彬彬有礼与身旁某位先生交谈着,嘴角带着散不开的甜蜜笑意,身下一看便价格不菲的定制西装也很对得起自身价钱,完美地勾勒出青年高挑修长的身材,从精瘦有力的腰身到那双笔直优美的腿,一切都透着“上帝私生子”的味道。

他的存在简直是在给丘比特增加工作量。Daniel感叹一句,端起侍者托盘上的一杯香槟,向这位丘比特痛恨的人走去。

“你好。”Daniel礼貌地出声,小幅度晃了晃拿着香槟的那只手,意味不明。

青年转过头,脸上完美的微笑僵了一瞬,又迅速调整好:“你好,有什么事。”

“事实上我也说不清有什么事,”Daniel没错过这一闪而过的细节,脑中极快地猜测着原因,“硬要说有什么事的话,大概是您的完美让我犯了浑。”

“您很有趣。”青年笑着,焦糖色的眸子此时成了两钩弯月。

“我的荣幸,Walter Atlas。”Daniel友好地伸出一只手。

“Eduardo Saverin。”Eduardo也伸出一只手。

两只手交握在一起,两个人心中却是不同意义上的地动山摇。

而Daniel自然是损伤更惨重的一方。




趴在电脑桌的Daniel将思绪从四天前的酒会收回。

他们聊的特别尽兴,老天爷,他们甚至交换了联系方式,讨论了先下股市走向,商业格局,还有些Daniel平时听着就嫌烦的东西。

但这些东西被Eduardo用那带了些巴西口音的温软嗓音说出来便变了一番味道——Daniel开始庆幸Mreeitt总在他面前读些什么报纸了,无意间记下的一些套句完美地延续了话题。

聊到后来,Eduardo已有些微醺,脸颊带了些红,浸了蜂蜜的声线还带了着时不时的轻笑,被香槟润湿的双唇令Daniel一度想给他一个吻。

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半倚在餐桌边的Eduardo,一边笑着将手上的空酒杯递给Daniel,一边细细软软地叫他“Mr.Altas”。

Daniel一度感觉自己下面有抬头的趋势,所幸Daniel及时在脑子创想出一个穿女装的Merritt,成功地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两天前,从酒会回来的Daniel在陷入第五次发呆时被Lula用抱枕狠狠砸中。

“嘿,醒醒,伙计。”Lula弯腰捡回抱枕,满脸八卦的坐到Daniel身旁,“我们都知道你喜欢上了那个来自巴西的小美人,但你得明白,他是我们的目标。”

“所以不要再摆出一副【我陷入恋爱了】的白痴样。”

Daniel不爽地揉了揉自己的鼻梁骨,站起身支言未发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摸出那台电脑,仔仔细细地搜索了关于Eduardo的一切。

包括那位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Facebook创建者。

这或许是个机会。

Daniel的大脑发出了这样一条指令,但很快这条指令又被另一条指令塞了回去。

没有机会,泡谁也不能泡目标。

深思熟虑之后,Daniel决定先给Eduardo打个电话,用另一个Eduardo没有的电话号码来打。

等候音响起第五声时,Eduardo接起了电话。

“喂?”

“是我,Wardo。”Daniel努力收起自己说话时习惯性的轻浮。

“..Mark?”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有些失真也有些发颤。

“Yep。”Daniel都快为自己的演技鼓掌了。

“Facebook有什么事吗?”

“没有,”Daniel不着痕迹地深吸一口气,“我想你了,仅此而已。”

“Mr.Atlas,这个玩笑有些不高明。”Eduardo整理着桌上的文件,双手并未因谈话而放缓。

“我也这么觉得。”Daniel耸耸肩,就好像刚刚装成人家旧友的人不是自己一般,“下次我会试着改进。”

“不甚期待。”

Eduardo挂断了电话。

剩下十句以内掉马的Daniel猛灌黑咖啡以缓解那没来由的尴尬。





现在的Daniel感觉自己打个饱嗝都带着黑咖啡的味道。

而他也终于开始思考“一见钟情”这玄乎的东西是否真的存在。

Daniel 其实是不信一见钟情的,在他看来,钟的往往是对方某一样格外突出的优点,比如脸,比如钱。

但绝对不会是情。

可Eduardo,Eduardo有着一切能被钟情的理由,他简直就是随处播撒爱情的种子。

说直白些,在Eduardo面前,完全可以跳过一见钟情的阶段,直接步入爱。

虽然Daniel更想直接步入性爱。(划掉)

咳,话说回来,Daniel已将脑袋搭在键盘上二十多分钟了,他是Lover,他当然应该懂爱上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他只是不想承认自己因为失误而栽在了目标的手上。

在一番慎重考虑后,Daniel决定给自己三个月的准备时间。

三个月,足够让他对Eduardo的爱意尽数冲淡,也足够让他不得不因为私欲放弃这个目标时,找到下一个倒霉鬼。

现在,他只需要把头从已被压出一屏幕乱码的键盘上起来,然后...

“Mr.Atlas~我们可爱热辣的目标来找你咯。”Lula毫不压制音量冲楼上的Daniel叫喊出声,伴随这句话一同出现的声响,是“吱呀”的开门声,和皮鞋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

好吧,好吧,Daniel手忙脚乱地关完电脑上一干网页,然后装作闲庭漫步地下了楼,却在楼梯走到一半时痛苦地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

这可真是太好了,Daniel咬牙切齿地保持微笑,心里给偷笑的Lula狠狠记了一笔。

一旁的Eduardo倒是面色如常,对于这幅场景毫不讶异,就好像,他已经看到许多次这样的Daniel似的。

但我们都明白他看的不是Daniel。

Daniel也明白,他对于Eduardo透过他怀念旧友的行为有些没来由的烦躁。

甚至一度有想回到楼上继续磕键盘的冲动。

“Mr.Atlas,我是否来的有些早。”Eduardo看了眼墙上的闹钟,决定不说破现在已经十点过的事。

“Walter。”

“什么?”

“你可以叫我Walter。”Daniel颇带些骄傲地扬了扬下巴,“Wardo。”

Eduardo眨了眨眼,有些发愣,他用了大概五六秒的时间回过神。

而五六秒足够他无意识地将手放在Daniel那头卷毛上——并且揉上几把。

“噗嗤…”一旁的Lula捂住嘴跑回自己房间,几秒钟后,那个方向爆发一阵有些恐怖的笑声,期间还伴随着些许拍桌子的声音。

而Daniel和Eduardo这边,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TBC(这次我记得打TBC了,快夸我)


评论(34)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