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TSN/NYSM】Deep End (二)

#加粗加亮并且都会挂着的一条,这是和阿林共同聊出来的脑洞@沉林 
#自己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新的剧情了,大概是化悲愤为力量吧
#本章有一大半内容是我边补作业边写出来的
#很走心,很走肾
#趴在床上嘤嘤嘤不想做作业
#马总背景板,时不时会拉他出来遛一圈,真正意义上的出来会在蛮后面,反正那个时候的场景我和阿林想的蛮爽的
#写完这篇我就恐同半个月bushi
#要是评论有个人自称我校友并询问你们要不要帮你们打我的话,不要理她不要理她不要理她。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Eduardo和Daniel没人开口,也没人改变姿势。

是的,Eduardo的手已经放在Daniel头上快十分钟了。Eduardo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关节处正不断发酸,他必须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来打破这个僵局。

“我很抱歉..”Eduardo收回手,虚放在空中的五指握紧又松开,“我失态了。”

“手感怎么样?”

操,Daniel刚把话说出口便在心里狠狠地爆了句粗口,他想回答的绝对不是这个,他只是盯着巴西青年那开开合合的双唇有些出神而已,仅此而已。

Eduardo显然被这个问题问懵了,但他又不能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深思熟虑后只好极艰难的回答道:“还不错…”

Daniel一挑眉,侧身在一边的沙发坐下,并示意Eduardo也自己找个地方坐下:

“要喝些什么吗?”

看起来就像他很满意“还不错”这个答案似的,但并不,Daniel现在只希望这一页赶紧翻过去,能多快就多快。

一旁的Eduardo眨眨眼,嘴半张着犹豫了一会:“不用了。”

期间还伴随着小幅度的点头。

很可爱,Daniel想着,像是无论提什么问题都会点头赞同的幸运娃娃:“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并没有,只是经过便过来拜访一下,Mr..”

“Daniel。”Daniel往窗外看了看,“或者你想叫Walter也行,但我拒绝Mr.Atlas这个称呼。”

“好,”Eduardo没在称呼这件事上询问过多,“Daniel,我想我的拜访应该结束了。”

“不留下吃个饭?我是说之类的。”尽管此时公寓中的Lula和Daniel都不会下厨,Daniel还是发出了这不负责任的邀请。

幸好Eduardo拒绝了,不然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先生得蹲在厨房很久来研究如何开火。

这可比穿着睡衣的样子被心上人看到还尴尬。





等Lula终于从房间里出来时,Eduardo早已离开,Daniel也蹲回了电脑前专心收集Eduardo的一切资料。

Lula撇撇嘴,打开电视看起了电视剧,零食袋被她捏的“嘎吱”作响。

这座公寓隔音一般,再加上Lula私底下一向豪迈地很,她在楼下发出的噪音一丝不落地收进了Daniel的耳朵。

Daniel揉了揉眉心,电脑上开着Mark Zuckerberg的个人近照,仿佛照镜子般的诡异感觉和楼下各式各样的噪音混起来,只要加个滤镜说不定便能做成一部劣质恐怖片。

他想知道更多,不只是官腔重到看着都累的统一回复。Daniel想要了解关于Eduardo的一切。

Eduardo的意气风发,Eduardo的失魂落魄,Eduardo的无声逃避..这都是Daniel想要迫切了解。

Daniel再一次打电话给了Dylan。





平日晴天居多的新加坡破天荒地下起了大雨。

Eduardo把自己大半个身子都陷在沙发里,这让他有种莫名安心。

脚下柔软的地毯,已阅读至三分之一的书,不断升起热气的咖啡。

在新加坡没人会让他在外因任何原因淋上几小时的雨,他在雨天只会享受到无限的闲适与静谧。

Eduardo当年逃生似的来到新加坡,就是为了这些。

为了这些他原本就应该拥有的东西。Eduardo想着,拿起咖啡杯正打算凑到嘴边喝上一口时。家中座机尖锐的铃声差点让他手一抖打翻那杯热咖啡。

好吧,好吧,Eduardo放下咖啡,孩子气地鼓起一边脸颊向那台罪魁祸首走去。

“Hi。”Eduardo接起了电话。

“Hi,It's Daniel。”

“啪。”Eduardo挂断了电话。

Eduardo打心眼里的不喜欢Daniel,至少他自认为是这样的,Daniel有一张和某位硅谷暴君像的过分的脸,看着他会让Eduardo想起些不好的事。

Eduardo知道这不公平,也知道Daniel是想和他交好的,但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心理障碍不是吗,有的人恐惧深海,有的人躲避尖锐物品,有的人死都不想再空闲时写作业。Eduardo也有,所以他并不为此感到丝毫愧疚。

“铃———”

座机又一次响起,以一种近乎疯狂的音量。

这次的Eduardo没有接起——他拔掉了电话线。





Daniel撑着一把伞,站在Eduardo家门口,耳边的“无法接通”响到第八次时,选择了转身离开。





Daniel知道自己越界了,他与Eduardo认识还没超过十天,他就像个刚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毫无理由也无准备地跑到人家家门口。

尽管有伞,长外套的边角还是沾湿了一些,Daniel脱下外套放在椅背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在庆幸公寓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毕竟公寓里无论留下了哪一位,在知道他的事后肯定都会进行疯狂的嘲笑。

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Daniel长出一口气,回到他的电脑前——Lula说他现在和网瘾少年没什么区别:一边干着毫无用处的事一边还振振有词。

Daniel并没有反驳Lula,他也承认自己现在的状态是一千一万个不对经,如果他想,他大可以把这段时间花在电脑上的时间花在那些身材热辣的姑娘们身上。

说不定他已经和其中那么几个上了床,那些姑娘们会躺在他的身下,湿润温和的焦糖色眼睛不断流露出情欲,带了巴西口音的英文...

Fuck it!

Daniel暗骂一声,他必须且一定要把那位Saverin家的小少爷拐到床上去,不为其他,就为Eduardo直接性地影响到他对于床伴的要求这件事,他也要把Eduardo摁在床上干到他第二天下不了床。

成功把Daniel从那些肮脏性幻想里拉出来的功臣,是Dylan发来邮件的提示音。

至于我为什么称之为功臣,大概是因为Daniel那隐隐有着抬头趋势的海绵体吧。

Dylan倒也没辜负Daniel对他寄予的厚望,邮件里几乎包含了Eduardo的所有信息,外界知道的不知道的,里面都罗列得一清二楚。

当然,也没有落下Daniel最想知道的那场天价官司背后的那点事。

Daniel花费了本打算用来约Eduardo的下午时光,将那份邮件反复看了好几遍。

他现在有些怀疑Eduardo与那位Zuckerberg有一腿了——尽管Daniel是带着脑子在看,也明白Eduardo也有错,但他就是自然到自己都没发觉地站在了Eduardo这一边。

这种感觉很复杂,Daniel并没有心疼也没有为Eduardo感到悲伤,他就是迫切想找到Eduardo,想抓着Eduardo的双肩说:

“我和他不一样,我和那个该死的混蛋不一样。”

就像一个大喊大叫着证明自己并没有打碎花瓶的小孩一样。

这个念头并没有持续很久,便被Daniel掐死在了脑子里。而一而再再而三的管不住脑子事件,也让Daniel感到某种绝望——他对Eduardo的感情绝不只是一见钟情,是一眼万年。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Daniel深吸了一口气,他就得在Eduardo身上花足够多的时间来填补两人间打一开始就存在的“雅鲁藏布大峡谷”。

Daniel又一次把那张Mark的近照点开,狠狠唾弃了这个小个子卷毛,却又在打算关闭电脑时猛的收住手,对着电脑露出一个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

或许他也该感谢一下,Daniel想着,修长而匀称的五指抚上下巴,说不定他可以好好利用脸这样先天资源。

如果Zuckerberg先生和Eduardo真的有一腿的话。





Daniel与Eduardo的再见面是在三天后,在一家咖啡店里,Daniel是被Jack拉来的。

理由是Jack不确定这家店的甜品Lula是否会喜欢,所以拉Daniel先来试吃一下。

Daniel为此翻了个白眼,他也不是女孩子好吗?

并做了个很是慎重的决定:只要Jack抓着他的力道稍微小上一点,他就跑。

就这样,Daniel被生拉硬拽到了咖啡店门口,一路上Jack就像知道Daniel的计划一般,手上力道半点没小,反而有加重的趋向。

直到Jack不得不空出手去推开咖啡厅的门,Daniel的手臂才得到了来之不易的自由。

好机会,Daniel转身就想跑。

然后差点撞上了身后的Eduardo——显然Eduardo也是来咖啡店享受的,但Daniel却全然没想到这些,他感觉自己像个偷情被抓到的丈夫般,脑子构思着给Eduardo一个怎样的理由。

幸好Eduardo在和他打了个招呼后并没有询问这些,只是侧身走进了咖啡店。

很好,Daniel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他可不想坦白说自己是来为好友的女朋友试吃甜点的。

这听起来有些娘,也有些Daniel认为的Gay。

虽然现在以他对Eduardo的感情来看,Daniel和Gay也没什么太大差别了。

“嘿,Daniel?”Jack伸出一只手在走神的Daniel眼前晃晃,示意他进来。

Jack能感觉到Daniel最近的不对劲,有事没事都坐在电脑前,时不时地神游天外脑子放空,到新加坡快半个月也没见Daniel同哪个姑娘通过电话或是什么的。

Lula对此的解释是Daniel弯了,Merritt对此的看法是Daniel陷入恋爱了,还极有可能是单相思。

哦可怜的Daniel,Jack皱了皱眉,决定做些什么来开导自己的好友,毕竟Daniel这么优秀,没必要为了个不喜欢他的男生而失魂落魄。

Jack决定做些什么——于是他带着Daniel来了这家咖啡店,压根就没什么替Lula试吃,只是Jack觉得吃甜食能让人让心情好些。

但现在...Jack看着再一次走神的Daniel,回想起刚刚那位棕发美人,脑袋里有什么念头串了起来。

哦可怜的Daniel。

Jack的眼中闪烁着母亲般的慈祥与关怀。




TBC

评论(1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