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TSN/NYSM】Deep End (三)

#我超勤奋!
#第二篇文!
#快夸我!
#阿林你怎么还没给我刷666!




他们的桌子并不靠近,但Daniel能感觉到巴西美人不时落在他身上的目光。

这感觉可真难受。Daniel别扭地耸耸肩,试图抖落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甜点并没有Jack所描述的那么美味,只不过是那种学校对面面包店的水平——只能用来应付赶着进校补作业的学生。

尽管Jack事后对此的解释是Daniel的注意力完全不在甜点上,所以无法品会到美味。

Daniel此时纠结的心情如同一个情塞初开的毛头小子,犹豫于是否该请邻座暗恋对象吃些什么。

显然身为暗恋对象的那位没给他机会,Eduardo喝完咖啡便走了,结账时还俯身和前台的小姑娘说了些什么。

十分钟后Daniel看着账单上那一大笔不该有的收费和小姑娘鄙夷的神色,深深叹了口气。

并把账单丢给了负责“请客”的Jack。




Daniel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四骑士余下三位四仰八叉地瘫在沙发上。

Lula怀里抱着抱枕,冲着已经走到沙发边沿的Daniel翻了个白眼。

某种意义上几天前被Daniel狠坑一笔的Jack,也送上了亲切的白眼。

瘫在远一些的Merritt满脸嘲讽地补上了最后一个白眼。

“亲爱的,”Lula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颈,“我感觉我的骨头都生锈了。”

“我想我也差不多了,”Jack往Lula那边挪了一点,“看看我手上积的灰。”

“嘿我说,你们没必要..”Daniel打算说些什么,却被一唱一和的小情侣给打断。

“让我们来咒骂这始作俑者吧,一个连追求两个字都不会写的二傻子。”Lula刻意掐着音调大喊。

“附议。”Merritt头也不抬地伸起一只手。

“虽然这形容词听起来像个鬼故事,但我也附议。”

“我也附议。”Daniel举起一只手,“我明白是我的失误在浪费你们的事,或是消耗你们的兴趣诸如此类的,但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答复。”

“你刚来时就跟我们说一星期就要干一票大。”Lula将下巴搁在抱枕上,“结果一星期早就过了你只给我们目标的名字,和你喜欢上目标的事实。”

“或许我该道歉?”

“没必要,我们只需要你的态度:Eduardo这个人,劫,还是不劫?”

场面安静了五六分钟。

“抱歉,不劫。”

沙发三瘫动作整齐划一地叹了口气。

“那你就去追他啊!”

“你这家伙是被丘比特射傻了还是怎么的,上啊!”

“斑比那么可爱,灌醉他,上了他,一气呵成不要手软啊真是的!我给发的GV你都是白看的吗?”Lula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停一下,你...还给我发过GV?”

“你没收到?”

“我收到了,”Merritt转过头看向Lula,“并且我终于在今天知道了这些东西的来源。”

“Oops。”




尽管“不劫”两个字说的信誓旦旦,对于沙发三瘫提出的建议也装着虚心接受了。

但Daniel自己清楚,这段恋情的成功率是渺茫的,他同Eduardo已经认识了快半个月,Daniel这边是干柴烈火天崩地裂,Eduardo那边却仍是提防他提防地不行。

该死的Mark Zuckberg。

Daniel咬着有些发酸的后槽牙,加入了沙发三瘫的行列。

他和Eduardo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任何联络了,这放在Daniel以前的感情史上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放在以往这时候床都上完了。

可他到现在连Eduardo的手都没牵到。

Lula和Jack为此笑了他好久。

另一边,他也没找到新目标,Merritt为此也有提过建议,但Daniel放在脑袋里同Eduardo一比较便否决了。

钱没Eduardo多,脑子没Eduardo好,人还没Eduardo好看,有什么资格当作他们的目标。

Merritt:你TM不是在选择相亲对象,谢谢:)

咳,不管怎么说,Daniel的人生就好像咻地一下进了瓶颈期,无论是感情,还是事业。

如果这能称之为事业的话。




事情的转机是Merritt收养的一只名为Schrodinger的猫。

这只橙色的奶猫与Daniel有些不对头。

它总是赖在沙发抱枕上,冲着时而下楼倒杯水或是如何的Daniel呲牙咧嘴。

Jack这几天带着Lula去了远些的某个景点游玩,走时还理直气壮地责怪Daniel没能及时找到目标才导致他们的“出逃”。

Lula为此向Daniel提了个有些过分的要求:她要求Daniel每天都得给自己发不少于二十张的Schrodinger的照片。

听起来倒没什么,拿起手机一阵连拍就好,但就像我之前所说,这只猫与Daniel不对头,每当Daniel掏出手机或是其他任何摄影设备时,Schrodinger便一屈身迈开四条腿跑了无影无踪。

开始几天发给Lula的,只有镜头边缘的残影,或是Schrodinger的一部分,比如尾巴耳朵爪子之类的。

并且附上一句:你可以试着当作拼图玩。

几天后情况好了些,勉强能拍到几张整体照。

正当Daniel打算回到电脑前把照片发给Lula时,却发现刚刚被他满屋子追着拍照的Schrodinger趴在键盘上呼呼大睡。

Schrodinger看到他来时懒懒地掀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继续胡噜胡噜地睡,丝毫没有挪窝的意思。

Daniel拿手大致比划了Schrodinger的大小,最后放弃了把猫拎起来的想法——没人能抱得动一只血统纯正的橘猫。

于是,Daniel和Schrodinger就这么人眼对猫饼,直到天黑。

当然,与其说是人眼对猫饼,不如说是闭着的人眼对瘫着的猫饼,Daniel没瞪几分钟就趴着睡了,这几天疲于感情无所事事连妹都不想撩,实在是太折磨他的神经了。

等Daniel睡醒后,Schrodinger早已不知所踪,睡的脑子有点找不到北的Daniel随意按了几个键就回房间继续睡了。

Schrodinger经过房门时,往里瞅了眼鞋子都没脱就睡的一塌糊涂的家伙,轻巧的爬上床,往Daniel丢在一边的外套上踩了几个小梅花。

Schrodinger:叫你摁着老子的头冲我眼睛开闪光灯!




Daniel是被凌晨的一通电话叫醒的。

“Daniel Atlas!说好的二十张照片呢!”Lula的怒气即使隔了十万八千里也能听出来,“你是不是把Schrodinger送走了!哦我可怜瘦弱乖巧的Schrodinger!我不过几天不在你就惨遭了毒手!”

Daniel:啥玩意???我不是发了吗?

Daniel内心满是问号,正打算说些什么,却发现Lula早已挂断电话。

好吧。

Daniel下了床重新去打开电脑,查看自己的邮件的记录。

他的确发了照片,只是发错了对象。

并且,Daniel收到了一封新邮件。

To   Mr.Atlas:

猫很可爱,有空能让我看看吗?

                                           Eduardo  Saverin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