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TSN/ME】Colors (上)

#坐等阿林给我刷666
#今日第一更!
#还有四篇今天不定时发
#弧了一个多月只为做一个高产大佬
#其实我这篇文的题目是歌名




1.
Mark是在认识Eduardo的半个月后发现Eduardo的秘密的。

Eduardo是个天使,有着白色翅膀睫毛上还散落着阳光的那种。

Eduardo自认隐藏的很好——就连Chris都没发现他的与众不同,一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Mark又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掉毛。”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的Mark如是说道。

2.
身边好友是个天使。

听起来像什么言情魔幻小说或是什么欧美电视剧的剧情。

但这的的确确发生在了Mark身上。

而且事情还能更糟。

Mark对Eduardo的羽毛过敏。

3.
那半个月可以说是Mark最艰苦的日子。

Eduardo刚刚认识他,对于他的一切都抱有好奇和一种不知何起的崇拜。

Mark不确定着是否该称为崇拜,或是别的什么,但Eduardo的确会在他说出某个点子后,眼睛闪闪的像个迷弟般夸赞Mark。

而这位天使先生,全然没发觉自己宛如小粉丝的言行举止,更没发觉自己在情绪有波动时就会掉翅膀毛这件事。

“我的身边没有对这玩意过敏的人。”Eduardo坐在沙发上,怀里捧着一大桶冰淇淋,“何况别的天使也是这样。”

感到有些冤枉的Eduardo用勺子戳刺已有些融化的冰淇淋,翅膀上又抖下三四片羽毛。

不远处对“这玩意”过敏的Mark狠狠打了几个喷嚏。

4.
Mark有想过如何预防过敏,他尝试了口罩鼻塞甚至一度想去把嗅觉给弄没。

但显而易见的是,并没有什么用处。

Eduardo依然会因为一些Mark无法理解的点而抖落羽毛,Mark也依然会在羽毛落地的同时打起喷嚏。

“再这么下去,以后我得规定一个安全距离。”Mark揉着有些泛红的鼻头,声音听起来发闷。

话是这么说,但直到现在,这事也只是一提而已。

5.
Eduardo自从知道Mark过敏后便开始学着控制情绪,把翅膀上的羽毛尽量收紧。

而和Mark独处时,Eduardo则不再用那些魔法把戏藏起自己的翅膀,任由这对快有Mark那么高的翅膀在不大的宿舍里肆意舒展。

老天,不用掖着藏着的感觉真是爽翻了!

Eduardo放下手里的财经报纸,伸了个懒腰,翅膀弯折处也随着主人的放松而微颤。

Mark叼着扭扭糖,面无表情地忍住了喷嚏。

6.
天使一定会给人带来好运!

最近正在看某部电视剧的Dustin在Mark身边大喊着。

Mark双手一顿,鬼使神差地往不远处睡在自己床上的Eduardo看了一眼。

天使先生不知梦到了些什么,抱着被子的一角蹭了蹭,满脸的轻松满足。

如果忽略天使会掉毛这一条,说不定的确会带来好运。

7.
随后发现Eduardo的秘密的,是Dustin。

Eduardo开始觉得自己高估Chris了。

那是一个早晨,Eduardo又一次在Mark床上和衣而眠,大概是昨晚陪Mark到凌晨的缘故,这一觉十分安稳。

一安稳也就出事了。

拎着一袋零食的Dustin推开门时,便看到被翅膀遮住大半身子的Eduardo。

而一旁的Mark抬头看了Eduardo一眼,满脸习以为常的继续打代码。

为此Dustin退了出去,关上门,再打开。

有着翅膀的Eduardo。

脸上写着“关爱白痴”四个字的Mark。

....

“我看电视剧那会有祈祷和某个身材热辣的天使姑娘来场恋爱。”Dustin缩着身子努力降低存在感,“但我死都没想到,天使不是性感姑娘,而是Wardo。”

刚刚起床的Eduardo毫不在意地揉了揉Dustin那头红发。

心里却在不住欢呼Dustin最近看电视剧这事,不然Dustin绝不会这么轻易接受这个设定。

感谢那些脑洞宽泛的编剧,也庆幸Dustin看的不是SPN。

8.
“我们的投资人是个天使!”Dustin揽住Chris的肩,“这听起来简直酷毙了!”

半小时前终于在Dustin各种“不经意间”的小提示下,猜出Eduardo不是人类这件事的Chris,现在只希望Dustin尽管闭嘴。

Eduardo与Mark此时并不在寝室里待着,Chris不太清楚他们的安排,但他十分清楚的是,接下来一晚上Dustin的话题绝不会离开天使二字。

sh*t。

修养一向不错的Chris爆了句粗口,一度想揉揉自己已经快要起茧的双耳。

可恶的Dustin算是成功掐灭了他对于天使的所有好奇。

9.
Mark背靠着厕所隔间的墙。

感谢上帝,这可以烂到大西洋的隔音效果让他能够清楚听到,隔壁天使先生一声声压抑的喘息。

细碎的衣物摩擦声在不大的空间里回响,只有这些,也只需这些,已经足够Mark想象出Eduardo此时的样子。

他开始怀疑自己对于好友是否有了什么其他念头。

Mark想着,面前半蹲着的姑娘给了他一个深喉,他就这么交代在了姑娘嘴里。

那可真是糟糕透顶了。

10.
Mark拦住了Eduardo。

“Wardo,我想我有些问题需要你回答。”Mark沉着一张脸,不住想要打喷嚏的欲望使他的鼻子不断耸动。

“我也想,但你知道的,我今天有课..”Eduardo为难地看了眼手上的表,急匆匆地从卷毛小个子没能拦住的空隙里钻了出去。

门在Mark身后关上。

“我等你。”Mark坐回电脑前,对着散发着人造光的屏幕说道。

11.
Eduardo一下课便连走带跑地去了柯克兰宿舍。

尽管他想了很久也没猜出,Mark想向他请教什么。

“Saverin家的所有人都是天使吗?”Mark头也不抬,向刚进门的Eduardo抛出了这个问题。

“当然不是,”Eduardo有些好笑,“天使不是什么烂大街的生物,只是在Saverin家出现概率大很多很多而已。”

普通人家压根没这概率。

“所以你家除你外还有天使对吗?”

“是的。”Eduardo用手捋了捋后颈有些长的碎发,“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我只是想着,如果你家天使多,那么我就拒绝和你一起去看他们。”

Eduardo有些疑惑了。

“毕竟,”Mark抿了抿唇,看起来有些不确定,“我想作为你从今往后的伴侣,这些事应该问清楚。”

“你是在向我表白吗?Mark。”短暂的沉默后,Eduardo出了声。

“我想是的。”

“这是我听过的最糟糕的表白方式了。”天使先生笑得快要流出蜜来,眉眼弯成了月牙。

Mark的心突地揪了起来。

“但我接受。”

Mark看到Eduardo背后不断抖落羽毛,万分欣喜地打起了喷嚏。

没来得及避开Eduardo的脸的那种。

天晓得他们第一次交换口水会是这种情景。

12.
他们确定关系后的相处方式同之前没差。

Eduardo仍会在起床时伸一个懒腰,睡在一旁的Mark仍会因为爱人的这个举动而猛打喷嚏。

他们相处地很和谐,Facebook逐渐步入正轨。

Mark也感觉自己的过敏好了些。

一切都在变好,或许是的。

13.
有时则长,无书则短。

Mark刚立下那个天大Flag不久,上帝打脸宅急便便送到了他的面前。

Sean介入了他们。

虽然Mark并不喜欢“介入”这个词,他对于Sean有种崇拜和尊敬。

Chris为此曾和Dustin开了个玩笑:Mark 眼里的天使十有八九不是Wardo,而是Sean。

Eduardo和Mark私底下相处方式倒是没什么改变,甚至有些更近一步的意思。

但Chris看的出来,这两个人都在刻意回避Sean,看着亲密到齁,其实这俩人心底不知道多尴尬。

在Chris的教唆下,Dustin傻不拉几地跑去问Mark他和Eduardo最近怎么样了。

Mark没有回答,只是收起电脑,回了房间。

14.
“Wardo?”Dustin伸出手在Eduardo面前挥了挥,“你已经走神快半个小时了。”

“抱歉。”Eduardo揉了揉自己有些乱的棕发,眼底满是遮不住的憔悴。

“Chris说你和Mark闹矛盾了,真的吗?”Dustin抿着嘴,看上去有些小心翼翼。

“假的,”Eduardo疲惫地笑了笑,昨天晚上陪着Mark一晚上没睡让他困的不行,“我跟Mark很好。”

“好吧,但你最近都把翅膀藏起来了,以前你在宿舍时都不藏的。”Dustin嘟嘟囔囔的。

“Mark会过敏,我不想为此打扰他工作。”

“可你藏起来也会掉羽毛啊...”Dustin把声音压到了最低。

显然Eduardo没听到:

“我最近会离开一段时间,去给Mark拉赞助。”

“你得帮我看好Mark。”

15.
Eduardo回来的时候,有些尴尬。

他浑身都是湿漉漉的,后来听Dustin转述的Chris一度猜想,或许Eduardo的那对大翅膀也湿了,正在吧嗒吧嗒地往下滴水。

也就是那天,Eduardo同Mark发生了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争吵。

Eduardo落魄地没人会猜到他是个天使。Mark其实压根没把注意力放在Eduardo说的话,他第一次这么仔细地去观察自己的恋人,Mark看着Eduardo因为气愤而颤抖的双肩,那的后面有一对非常美丽的翅膀,尽管现在并没有显露出来。

他心不在焉地应和着Eduardo,他死盯着Eduardo空无一物的背后,但Eduardo一直未再露出那对翅膀,直到摔门而去都没再露出。

“..至少我这次没再打喷嚏不是吗?”Mark念叨着,视线飘向头顶的灯。

他突然感觉鼻子有些发痒,等了许久,终究还是没打出什么喷嚏来。

或许他的过敏已经好了吧。


TBC

评论(2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