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TSN/ME】Colors (下)

#肝出来了!字数比想象中多得多
#最后还是没有给花朵开挂,下次吧。
#今天可能还会肝一篇,看情况
#给我刷666@沉林 




16.
Eduardo坐在床上。

宾馆供应的房间有股说不出的潮湿的味道,这让Eduardo很难受。

他在等天晴。

没有哪个天使会喜欢下雨天,一场雨能包含的怨念实在太大了,大到无论哪滴雨对于天使来说都如同一把利刃。

不是说天使就不能淋雨了,不然也太矫情了。

像Eduardo这种已经成年的天使,完全可以在那些细密而缠绵的小雨跑跳自如。

但今时不同往日,Eduardo右边的翅膀根部撕裂了大半,尽管没有流血但痛感依然是钻心刺骨的。

他现在只想要天晴,和一束阳光。

上帝没有给他。

17.
Eduardo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早上醒来是翅膀断了一样地疼。

没有哪个天使会对这种情况有什么经验,Eduardo背着镜子仔细观察着翅膀根部,忍着剧痛一点点拨开挡在那里的羽毛。

裂口很整齐,像是被什么人用剪刀剪开的,没有血也没有其他什么,只是单纯地疼。

好吧,Eduardo叹了口气,去买了些绷带自己简单包扎了一下,心中满是不安地给家里人发了短讯。

18.
Eduardo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傍晚,下楼询问过前台才知道一整天都在下雨,并没有放晴。

那倒也没错过什么了,Eduardo自嘲道。

Saverin家那边一直没有回信,Eduardo也不敢擅自对翅膀干些什么。

毕竟他从小就被教导,翅膀是他的第二条生命。

尽管现在他的第二条生命已经半死不活。

翅膀根处的疼痛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剧烈,但仍受不起Eduardo的大幅度运动,这让Eduardo收拾行李的动作慢了不止一个小时。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该去哪,但绝对不是在这,他需要阳光,他太需要了。

打包好行李箱,剩下一切变的简单,Eduardo登上了飞机,重新回了纽约。

19.
Eduardo下飞机时,Saverin家那边也终于有所回应。

家里好像也不清楚的样子,上千字的回信,至少有八百多字在劝他回家一趟。

就好像回家就能解决一样似的。

Eduardo也想回家,但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纵然他和Mark发生了争吵,但他们仍然是恋人,是合作伙伴。

这些关系不会因为一次情绪激动的互相质问而结束,他们是两个成年的男人,不是还抱着颗玻璃心的十三岁小姑娘。

至少没有更糟不是吗?Eduardo不自觉地伸出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肩。

20.
反观Mark这边,也没好到哪去。

雨夜之后的几天,Mark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的Eduardo。

Eduardo已经愤怒成那样,没理由不掉羽毛,而Mark却毫无反应。

要么就是Mark的过敏好了,要么就是Eduardo身上发生了什么。

Mark直接在脑子里否决了第一条猜想,他什么都没干,过敏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好了,这太不科学了。

那么,Eduardo身上发生了什么?

Mark第一次感觉自己对于Eduardo知之甚少,他只知道Eduardo和正常人一样有的信息,年龄名字家庭,对于Eduardo身为天使那一方面的事却是一问三不知。

他只知道Eduardo是一只没有恶意的天使,每天都会在他身边,端着天使或许都有的慈悲催促他注意这注意那,再在他忍不住的咳嗽声里有些愧疚般的收收翅膀。

他只知道这些了。

21.
Mark黑进Eduardo的手机,不出意外地得到了Eduardo同家族交流用的那两封讯件

讯件加起来还不足一千五百字,Mark却硬是看了半个多小时。

Mark靠在沙发靠背上,脑袋只是“嗡嗡”地想,他不清楚天使断了翅膀会发生什么,但他能从Saverin一家信中的语气里看出来,这绝不是好事,还极有可能引发什么糟糕透顶的事。

他开始后悔了,Mark抹掉了额头上细密的虚汗,内心五味杂陈。

22.
纽约的太阳算不上多灿烂,但足够拯救那位困苦不堪的天使先生了。

Eduardo的翅膀虽说并没有要愈合的样子,但痛感减轻不少,这样就足够了,Eduardo没想更多,翅膀固然重要但也不足以勾走他所有吸引力,毕竟翅膀不能让他吃饱饭。

尽管摸着良心说,Saverin家的小少爷以“吃饱饭”为生存目标有些草率且不过脑子。

23.
事情开始脱轨了。

Mark从银行走出来时,手里捏着那张皱不啦叽的支票。心里对于Eduardo的那点担心荡然无存。

24.
Eduardo右边的翅膀彻底断了。

不痛,没流血,那半边翅膀也不知所踪。

Eduardo慌了,他急切地订下迈阿密的机票,衣服胡乱地塞进行李箱,看起来就像个亡命之徒。

电话响了起来。

是Mark。

Eduardo接通了对话,两个人简短地攀谈着,Eduardo有些心不在焉,他在害怕,Mark的来电让他不由得把翅膀断裂的原因往Mark身上猜。

他胡乱答应着Mark,表示他会回去,作为Mark的CFO,即使飞往迈阿密的那架飞机还有三个小时便会起飞。

先去加州,解决完FB的事情后再回迈阿密?

还是先去迈阿密再去加州。

前者如果真像Eduardo猜的那样,那么他的另一边翅膀也会岌岌可危。

他应该选择后者,他必须选择后者。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Mark那边一定很急...我该去,我不确定,我..”Eduardo在房间里绕着圈子,语无伦次地念叨着。


三小时后,飞往迈阿密的飞机上并没有Eduardo。

25.
天使是有特权的,他们是上帝的孩子,而不是徒有一对累赘翅膀的鸟人。

每个天使的特权不同,但无一例外的是,不到关键时刻,天使们都不知道自己的特权是什么。

Eduardo也是签下合同之前才明白自己的特权。

FB公司的律师将合同摊在他的面前,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抱歉,我出去一下。”Eduardo冲律师们点点头,指了指手中的手机,往门外走去。

“你是谁?”Eduardo沉着声,他并不记得手机上显示的那个号码。

“你先下楼。”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着急。

“..好”

电话那边的人总不可能光天化日下绑架他吧。

26.
“Hi。”站在FB公司门口的青年冲刚下楼的Eduardo挥挥手。

Eduardo低着脑袋翻看手机,等走到青年身边时才抬起头看了青年一眼。

这一眼让他僵在原地。

那是他自己,我是说,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他。

“你..是什么?”Eduardo的声线沙哑地不像话。

“我是你,”青年笑着,将手掌里的东西塞进Eduardo手中,“两年后的你。”

“怎么可能..”Eduardo有些局促地笑着。

“我拿我,不,是我们的右翅膀换了一次重新开始。”

“你不能签合同,你该去找Mark谈谈。”

“合同的内容有什么问题吗?”Eduardo皱着眉,此情此景信息量有些大。

“有,那是一个陷阱。”青年依然在笑,Eduardo开始觉得这有点刺眼了,“签完了你是个失败者,没人再需要你,家族也好,Mark也好。你会一无所有地离开。”

“可你看起来那么好。”完全不像经历了这些事,Eduardo把后半句吞进了肚子。

“因为我看到了希望。你可以代替我重新来过。”

“你也爱Mark,不是吗?”

27.
青年离开了,在Eduardo走回FB大楼时,青年消失地无声无息,就像没来过一样。

电梯里的Eduardo摊开了手,那是一只羽毛。

不用猜也知道是右翅膀上的,不然青年也没有把这个给他的意义了。

Eduardo最后还是签下了合同,他转着手里的羽毛,心中有些气却又有些好笑。

如果Mark真的爱他,这份合同也就不存在了。

既然Mark不需要他,他也就没有理由留下来了。

他只是在可怜两年后拿翅膀赌一次现在的自己。

两年后的他漏算了一件事,即使这份合同没有签下,他还是会因为其他原因离开FB,FB不适合他,也不需要他。

签完合同后,Eduardo去找了一次Mark,他将那只羽毛放在电脑边上,笑着和Mark道了别。

“我会离开Facebook,也会离开你,你没必要这么操之过急甚至用合同来骗我。”

“总之,再见?”

28.
Mark没再收到Eduardo的任何信息。

他只能把那只羽毛带在身边,这让他安心也让他过敏。

FB员工这段时间看到的暴君,总是鼻头发红,手里攥着几张纸巾,口袋里放着一只突兀的羽毛。

像个滑稽的小丑。

Mark的过敏愈演愈烈,会议上伴随着员工汇报声的就是他的喷嚏声。

就连Dustin都有些不满地看着Mark。

最后被Mark瞪了回去。

29.
Mark甚至希望哪天Eduardo感到后悔而回来,同他争吵,要求他归还属于Eduardo的东西。

但Eduardo没有,他放弃CFO的称号,放弃那一万九,放弃了Mark。

没有再回过头。

在Chris的帮助下,Mark终于知道了Eduardo的去向,他在迈阿密,做着真正适合他自己的职业。

“他现在很好,至少比和你在一起的好。”Chris咬着后槽牙,这让他说出来的话有些含糊不清。

他正为Mark的所作所为气愤不已。

更为Mark请求他帮的忙而一度想把Mark摁在地上打。

“你自己搞丢的男朋友,凭什么要我帮忙。”

30.
Dustin是哭着来找Mark的。

嘴里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Wardo,翅膀,我们的错。

然后被Mark办公桌边的Chris狠狠捂住了嘴。

Mark“啪嗒”一声折断了手上的笔。

在Chris的帮助下,Dustin终于理清了语序,他们也明白了Dustin想说的。

Eduardo因为他们——十有八九是因为他们,只剩一只翅膀了。

Mark手上笔的残骸戳刺着他的指腹,划出了一道小口子,却没流血。

Mark死盯着那道口子:“谁和你说的这些?”

“我黑进了Eduardo的邮箱。”Dustin哭丧着脸,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你得去找他,我想Wardo了,你肯定比我还要想他的”

31.
Eduardo关上了电脑,按压着鼻梁两侧。

老Saverin对于儿子签下的那份合同感到愤怒,但仍在晚饭前原谅了Eduardo,他害怕Eduardo用仅剩的翅膀再回去一次。

Eduardo目前就在老Saverin安排的一家公司里工作。环境优越待遇丰厚,Eduardo在这里就像是只久逢甘露的鱼。

这才是他的人生。

Eduardo靠在椅背上长出了一口气。他仍然会想到Mark,他单方面分手的恋人。Eduardo想过自己还是喜欢他的,毕竟他们才分开不到一个月。

他看了眼手上的表,已是夜里十一点,Eduardo简单地收拾了东西,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Eduardo刚走到公司一楼,窗外却好死不死地下起了小雨,这个时间段打车倒是不太可能了,Eduardo比划着公文包,决定顶着公文包跑回自己的居所。

与此同时,Eduardo的头顶上多了一把伞。

“我来接你了,”小个子卷毛神经质地搓着空出来的左手,“Wardo。”

32.
Eduardo拒绝了Mark的伞,长腿一跨跑回了不远的住处。

Mark将左手塞进帽衫口袋,右手撑着伞,逐步逐步地跟在Eduardo身后,目送着Eduardo上了楼。

他没再多说一句,也没带任何行李,就连那把伞都是下飞机时买的。

Mark只能站在楼下等。

半小时后,从楼上丢下了一把钥匙。

33.
Eduardo已经躺上了床,卧室门反锁着。Mark坐在沙发用手机打了一夜代码。

早晨,Eduardo洗漱完走出房间便看到Mark半伏着身,脸色算不上好,甚至有些发青,长久的习惯驱使Eduardo给他到了杯温水再离开。

下班回家时Eduardo会给Mark带些吃的,没有中饭,Eduardo也没再担心什么饮食不规律对胃不好。

两个人就保持着这种诡异的相处方式一个多星期,除了日常问候没再多说一句话。

最先打破僵局的是Mark,他嘴里全麦面包还未完全咽下便伸出手拉住了Eduardo。

“Wardo。”

“让我看看你的翅膀。”

34.
Eduardo转过身顺从地展开翅膀,单边的翅膀显得有些怪。

“是因为我吗?”Mark不确定地发问,强压下了想打喷嚏的欲望。

Eduardo点了点头:“但也不能全怪你。”

“很痛吧。”

“嗯。”Eduardo低下头,试图拨开Mark的手,“我不想谈这些,Mark。”

“我已经给了你你想要的”

“你没有。”

Eduardo挑了挑眉,看上去像个轻浮的公子哥:“说说看。”

“我想要的是你,你没有给我。”Mark的声音小了些,“你出了那么大的事却没有告诉我,你根本不信任我。”

“说得好,第一次我想告诉你,你放我在机场淋了三个多小时的雨,第二次我想告诉你,你给了我那份合同,第三次,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再告诉你了。”

“你和FB不需要我,我就离开,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来和我撒一个谎?”

“我已经没有东西可以给你了,皮诺曹先生。”

35.
并不可怜的皮诺曹先生在Eduardo房间门口睡了一夜。

结果被毫不留情的开门给撞醒。

感到有些委屈的皮诺曹先生趁着Eduardo不在家,做了一大堆写着“I need you”的便利贴,贴在家中任何一个显眼位置,包括自己的额头。

Eduardo回家后只看了一张便把所有纸张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

皮诺曹先生哭丧着脸,上网搜索了几十种不同语言的“I need you”,一一记了下来。

结果刚走到Eduardo面前准备开口,却被Eduardo以“我累了想睡觉”的理由关在门外。

总而言之,鼻头发红的皮诺曹先生败地一塌糊涂。

36.
Eduardo能听见门口Mark跟Chris打电话讨教方法的声音。

每个晚上他都会听。

听Mark和Chris争论哪个方法对他更有用。

听时不时过来插上一句的Dustin大喊大叫。

听他们最后敲定某个方案。

Eduardo依然和这三个人连在一起——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

Eduardo想着,打开了房间门。

37.
“要进来吗?”

皮诺曹先生不知所措的把手机塞进口袋。

“我原谅你了。”

38.
Eduardo和Mark回了加州。

以CEO男朋友的名义。

老Saverin知道消息后气的跳脚,却意外地没有端起枪跑去加州一枪毙了Mark。

两个人因为那份合同简单地在谈判桌上走了个形式,Mark赔偿了Eduardo六亿美金。

不过也没什么意义,Mark的身家已经尽数掌握在Eduardo手里,这六亿美金也不过是Eduardo把钱从左口袋放进右口袋而已。

39.
一切安好——这次是真的安好。

Eduardo与Mark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谈着恋爱,三个月后便开始筹办起婚礼。

老Saverin 这次端起了枪,被Eduardo的两个哥哥拦了下来。

尽管如此,老Saverin还是参加了他们的婚礼,送上了来自一位父亲的祝福。

“我想你知道他的与众不同,对他好一点,不然即使隔的再远我也会拿着枪来轰爆你的脑袋。”

40.
我想这就是结尾了。

一个由天使的半边翅膀换来的happy ending。

两人步入晚年时,Mark总是喜欢亲吻Eduardo的翅膀。

“就好像这能让他延年益寿一样。”Eduardo笑着,和电话那头的Chris说道。

“顺便,你和Dustin之前教他道歉的方法,蠢爆了。”

“谢谢。”



END

评论(29)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