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虫蝙联文活动(黑道AU)ABO

身为倒数第二棒,我要强烈谴责你的挖坑行为

痴汉少爷的喵:

感谢各位一起写文。作为倒数第三个写的,我一直在试图把前面的坑填了让整篇文更有逻辑性,并且坚持不懈给后面挖坑。


刹车狂魔小小:



首先感谢pepe为我们活动配的图。
人员:嘉七,小小,咸鱼,粮哥,三七,沉迷吸呆,喵喵喵,澜澜,德哈,兮兮
请前一位写完艾特后一位哦~
主题:
黑帮AU
规定暂定:a.按顺序每人一次,一次300字以上(完全赞同无法控制自己写个1000字)
          b.请不要写群里规定的不能涉及内容哦,尊重一下哦哦~
          c.每个人尽量有逻辑的接上段子,希望可以整理成一篇完整性文~




【ABO设定吧,很多洞大家后续补上ヽ(•ω•)ゝ】
作为哥谭市最大的黑帮势力掌门人,布鲁斯韦恩可称最年轻的一任了。因此其风格手段总透着些年少轻狂的写意就没那么难以理解了。
比如,在被某个新来报道的守门人突然扑倒躲过了一次暗杀后,年轻的领导者决定将此人破格提拔为自己的贴身保镖。
至于其中深层次的原因,帮会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
作为帮会最了解掌门人的长老级人物,啊福在给自家少爷上汤时温和的试探。"新来的这位保镖很年轻,长的也很英俊。"
然而布鲁斯只是如常的端碗吃饭,尝了口甜汤后才开口。"这年头忠心这东西很难得,我知道这有风险。但你应该闻闻他的味道啊福……抱歉……我忘记……"
布鲁斯说着笑起来,发现失言后有点尴尬的道歉,好管家最擅长周全这种情况。
"无论如何我都支持您的决定少爷。但我不会收起我的担忧。"
总之作为刚毕业的警校优秀学员,第一次任务就是被开除警籍派到本市最大的黑帮势力中去做卧底的皮特帕克,他在卧底的第二天就稀里糊涂被目标人物点名提拔,这事还挺梦幻的。他曾一度怀疑自己暴露了,可是任他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来,具体在哪个地方出了问题?毕竟他一点都不相信,作为属下一次微不足道的挡枪,可以取得这位喜怒无常的大佬的信任。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的新生牛犊彼·卧底·得警探一点都不害怕。
另一边,在管家阿福走后,大佬布鲁斯坐在皮质沙发椅上,放下刚刚的甜汤,微微的皱眉,信息素也算是个人性质的一种体现,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哪一个混黑道身上是糖果的味道,还是最甜腻的牛奶糖。这让他对这个小子有了一点兴趣,不论事情是怎样的,把人放在自己身边最为妥当,还有一点点为不可见的私心,嗜血的黑道头子怎么会告诉别人他喜欢甜甜的味道呢。
黑帮的办事速率很快,彼得马上就转移到了布鲁斯手下,而且还是贴身保镖的类型。刚来的他被其他的经验丰富的保镖受排挤,不过彼得表示,他才是要成为布鲁斯最亲密的人。毕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更好的得到他所需要的情报。
布鲁斯站在透明玻璃前注视着底下巨大的训练场,彼得正在和其他人一样进行体能训练。
看着之前手下人交上来的彼得的档案,布鲁斯皱眉。作为一个从皇后区爬上来的家伙,彼得的档案可以说是太普通了。
也正是这么普通的档案让布鲁斯对这个浑身散发着牛奶糖味的家伙更加感兴趣了,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个蜜糖是怎么在一群饿狼中存活下来的,直到布鲁斯合上档案,漫不经心的走下楼梯。
领头人的出现很快在人群里出现了一丝躁动,布鲁斯直径走到彼得面前,然后一个干净利落的翻身跳上拳击台。站在台上的布鲁斯脱去了黑色的大衣,露出精壮而性感的腰身,冲彼得勾了勾手指。
彼得有些为难,但人群的起哄声让他不得不爬上台子面对布鲁斯。
布鲁斯的步伐很快,甚至比一般的精英还要好。在挨了布鲁斯两拳后,彼得身为alpha的本能被激了起来。他凭借自己良好的弹跳力,冲着布鲁斯就是一记左勾拳。
布鲁斯后撤一步打算硬扛下来,可他真的小看了彼得的力量。布鲁斯抹去了嘴角血迹,强压下喉咙里翻上来的铁锈味。
阿福站在台子下叫了声少爷,布鲁斯停下了脚步,正打着酣畅的彼得也不得不强行压制住自己想要撕碎对方的的alpha本能。
“E 'Molto potente! Latte, Zucchero”(挺厉害啊,牛奶糖)意大利语
“Anche tu non povero, Piccolo Rose”(你也不差,小玫瑰)意大利语
布鲁斯离开的脚步顿了一下,转身跟负责人说了什么。
“彼得,四十圈现在去跑。”
看着笑的狡诈的小少爷,彼得第一次觉得这个被外界传的凶神恶煞的布鲁斯韦恩,倒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彼特发誓再也不要靠近布鲁斯半步,他瘫在单人间里,艰难的掏出口袋里的牛奶糖,扔进嘴里。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彼特嘟嚷着把玩糖纸,出差前梅姨都会给他一大罐牛奶糖,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叩叩” “嗯?这么晚了谁会来找我。”敲门声突兀响起,彼特叹了口气,“我可不想去接受'指导'……老天,我的腿!”所谓指导是那些看他不爽的老手的借口,此时的彼特感觉自己糟透了,他龇牙咧嘴的躺在床上,等着敲门声消失。
“明天要怎样都随意,今天就放过我吧。”彼特对着门外大吼。
“......”敲门声顿止,彼特几乎以为门外人已经离去时,他亲爱的老大冷冷的声音响起。
“是吗?”
“Bru....!”彼特险些翻滚下床。
等到彼特打开门,布鲁斯已经等了好一会了。
暖黄的灯光模糊了布鲁斯的轮廓,平日布满寒霜的双眼似乎有着融化的迹象。“老天,他可真好看。”彼特认为自己可以稍稍原谅一下他的四十圈。
“我可以进去吗。”毋庸置疑的语气。
“哦哦!可以可以!”彼特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猝不及防之下答应了布鲁斯。
狭窄。这是布鲁斯对彼特房间的第一印象。嗯...还充斥着浓浓的奶香。布鲁斯踏进房间,第一眼注意到桌子上的奶糖。
“啊啊啊,那个不是,是...是...”彼特顺着布鲁斯的目光,也看到了自己桌上的奶糖,天啦,我是不是会被换下来了?谁能接受自己英武的保镖爱吃这些东西呢?
布鲁斯冷哼一声:“没收了。”
“怎么,不行吗?”布鲁斯直接坐在了刚刚的沙发上,他闻到了汗水混杂着奶糖的气息。这应该不是什么好味道,但他却喜欢,可能是因为它们都来自于同一个人。
“没,没有。”彼得努力站直身体,顺便咽下嘴里的糖果。
布鲁斯在他身上扫了一圈,“过来坐下吧。”
彼得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他自己并不想过去,但身体却叫嚣着休息。“谢谢。”他坐在布鲁斯身边,闻着他身上沐浴露和玫瑰的香气。
“彼得,”
“嗯?!”彼得睁大了眼看着眼前骤然发大的脸,心跳加速。两个人靠的很近,近到信息素的味道都融再了一起。彼得觉得自己有点晕乎乎的,是因为太累了吗?如果不是,那回事什么?
“彼得,”布鲁斯的嗓音很诱人,彼得的脑子里忽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他自己一跳。“我可以信任你吗?”彼得看着那双眼睛,感觉自己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
“当然,”他咽了咽口水,他感觉到了属于另一个alpha的压力“你当然可以信任我。”
“记住你说过的话。”压力慢慢消失,布鲁斯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不要骗我。”他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彼得在门关上后两分钟,才敢放肆的大口呼吸,他整个人几乎都被汗水浸透了。“这算什么,考验吗?”他捂住眼睛,让自己陷入短暂的黑暗
喉头倒灌入肺部的空气和alpha高压的信息素让彼得猛地呛醒了,眼前是大片的灰白色伴着惊醒的眩晕。水泥的基柱,还立着或已坍塌的手脚架,以及从还未封顶的建筑物顶端透出来的刺眼的光亮。他用力闭了闭眼,意外嗅到身上残留着昨夜布鲁斯身上的一点玫瑰味,这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为了让自己适应现在的环境,彼得迅速在脑海里思考了一边自己的处境。手腕和脚踝上带有的冰凉的束缚感是彼得再熟悉不过的,额头上干涸的裂纹感,估计是干涸的血迹,现在身处的无人工地,早上到中午的阳光,不远处火车的行驶声,估计离火车站不远。显然,自己被敲晕,然后绑架了。
只不过是谁这么需要大费周章绑架自己这个无名无份的小保镖?原因?意义?他眯了眯眼睛,接着又猛地睁大了,他需要些时间,去接受现在眼前的一幕。水泥横梁的阴影下,空荡而光滑的水泥地上摆着一把格间办公室里最常见的那种蓝色的塑料旋转椅,离他大概不到十米。一个男人正背对着彼得坐着,彼得听见了咔咔的机械声,他估计那人手上的是把枪,正在不断拆卸重装,并以此为乐,他的信息素铺天盖地侵入彼得的身体,咖啡豆的苦还带着些酸味,使彼得格外怀念自己被布鲁斯没收的牛奶糖,还有布鲁斯身上的玫瑰味来。
他挣了一下,身体带动绑住他的椅子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对面的人听见的动静,停下了他手中的动作,他踩了一下地面转了过来。转椅的螺旋发出的咔咔的机械声响了半圈,alpha的威压也愈加强硬,最后露出了让彼得呆滞的一幕。男孩一身高订的西装,单手拿着魔方漫不经心的扭着,膝盖上斜斜的放着把上了膛手的枪,仿佛那只是件不重要的玩具。身子是转过来正对这彼得了,可是他的眼睛还看着手上的那个魔方。差不多花了半分钟,男孩将手上那个魔方还原好,并好好的欣赏了一番它的六个面,才将它搁在腿上,极不情愿的拿起那把枪。
接着他看起来很高兴的直视着彼得的眼睛,举起枪对准了。令彼得呆滞的不是事件本身,毕竟警校也交过他应付许多场面的方法,吓到他的是那个男孩。熟悉的人,熟悉的天蓝色的眼睛,熟悉的笑起来嘴角的弧度。他上次见到那些还是小时候与那个男孩一起躺在阳光下充斥着泥土味的草地上,两个少年无忧无虑的谈天大笑的时候。
更何况,这个人是知道彼得底子的人,他们从小认识,互相之间的事彼此都了如指掌,而今彼得的任务尚未完成却又遇见了哈利,这是摆明了自己的卧底身份会被暴露然后被灭口的。哈利 Osborn,彼得当年的邻居兼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现在绑架他和即将暴露他身份的人。
“好久不见,Pete,你还是那样。”哈利向前倾了倾身子,他的声音和小时候那种雌雄莫辨已经天差地别,似乎很享受的看着彼得被自己的信息素折磨的样子,“但我今天不是来和你叙旧的,很遗憾,小,警,察。”被他重读了最后police的字音听起来格外的低沉古怪,但在彼得耳中却刺耳而锐利,似乎每一个音节都在挑动他的神经。
“哈利,你……为什么?”彼得显得难以置信,他从小只知道哈利是Osborn家的小少爷,却没想到Osborn家还藏了这么深的水。“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彼得,家族产业。”哈利又重复了一次,“家族产业。”“原谅我的粗鲁,用这样的方式请你来。”哈利看着彼得的眼睛裂了嘴,“放轻松点,小保镖,别那样看着我,像只小狼狗。在这件事上我是不会说的,但是——”
“但是什么?”彼得有些过于紧张,他觉得自己并不能在alpha的信息素与身份危机的双重刺激下很好的保持冷静。“别那么凶,你要帮我一个忙,Pete。”哈利对着枪管呵了口气又用手擦干净,对着亮出照了照它个光泽。说这话的同时他又施加了彼得所感受到的信息素的压力。
哈利觉得空气里已经开始出现牛奶糖的味道了,而且明显不是幻觉,他对于能把彼得的信息素逼出来这种事显得很开心,“我知道你现在是布鲁斯 韦恩的贴身保镖,我要你帮我做的事很简单。放心,不会杀了布鲁斯的,我知道你喜欢他。”
彼得呆滞了一秒,他想开口解释他并没有,他们只不过是很平常的上下级关系,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于这件事却开不了口,隐隐约约他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却又不理解,“……”“别那么惊讶,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的眼神太明显了。”哈利笑的毫不留情面,“我们都需要韦恩帝国的崩塌,不是吗?”哈利的句子第一次改了人称,we以及紧接着的both听起来格外明显。是的,彼得需要这个黑道王国覆灭,为了自己的任务,自己的队友,自己的城市,还有更光明的与更安稳的社会;而哈利需要它的资产,人脉,信息,他想要吞并整个韦恩家族。
典型Osborn家的野心家。如果彼得有心思去细想的话,他很快就能发现哈利的目的:这样的事当然不会从性命上危害布鲁斯 韦恩的一丝一毫,但这会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生不如死才是哈利真正的目的。但是如今哈利酸苦的咖啡味还有身份的胁迫夹的他头昏脑胀,细想起来更是困难。
“哈利。”彼得试探性的开口叫他昔日故友的名字,他天真的觉得,也许他们俩可以对此妥协,“你说,你要什么?”“我要整个韦恩帝国从内部的瓦解。”哈利笑的轻蔑又欢快,仿佛看见了自己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我只是一个保镖,你也知道,哈利。我做不了什么。”彼得竭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去和哈利周旋,他明白自己这个老朋友已经完全变了。“
Pete,你只是个小保镖,但是,你是布鲁斯最亲近的那个。”哈利说话的声音很轻,就像伊黎园的蛇轻幽幽吐出芯子的声音,诱导而又迷惑,“你可以做的有很多。”
“我可以……做的,有很多,吗?”彼得沉思着,颓废地倒在了床上,“啊,好烦啊。”
“彼得,少爷喊你过去。”彼得点了点头,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整理完才想起,诶我为什么要整理啊




_(´ཀ`」 ∠)__ 一辆小车
m.weibo.cn/status/4160007647712523




彼得飞快的把布鲁斯的领带打好,亲了一下布鲁斯的嘴角笑着说“我当然知道,昨天的你可是很诱人的。”接着加深了这个吻。
许久后布鲁斯带着彼得从房间出来,阿福则正在客厅为布鲁斯准备早餐。
布鲁斯在主位坐下,对着准备去保镖食堂吃饭的彼得说“坐下,一起吃。”在彼得走过来的时候阿福站在布鲁斯身边轻声说:“少爷你确定了么?”“yes”布鲁斯用轻微却肯定的语气说道。
昏黑的夜晚,哈利早早便在酒吧等待着彼得的到来。“这里面有你所有想要的东西,以及后天晚上他们交易的具体时间。”彼得穿着兜帽低沉着声音说道。
“没想到你真的会出卖你的小玫瑰,看来为了帮他逃脱官方的制裁你情愿让他失去一切呢。”“闭嘴”愤怒的彼得抓住哈利的衣领将他从座位上提起来,“你只需要保证你不会伤害到布鲁斯就行。”
接着把哈利狠狠地摔在了椅子上,转身离开。
“居然喜欢上任务目标,你把他调教的还不够好啊。”哈利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走出酒吧的彼得走向公共电话亭,拨打了自己上司也就是局长小丑的电话。
“局长,关于后天Osborn集团围攻韦恩集团的事件,我希望你们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同时拿下他们。以及最开始我希望的能放过韦恩集团的布鲁斯 韦恩,并且我能保证他无法再做出任何出格事件。”短暂的语句中透露了巨大的信息量。
其实早在彼得被哈利绑架时他便有了将两个最大的黑帮同时瓦解的计划,即使是牺牲自己的青梅竹马哈利,但是到头来却没想到自己对布鲁斯 韦恩动情并且还准备帮对方逃脱法律的制裁。
或许最开始将自己开除警籍变成卧底或许是对的,因为自己本身就不是完全正义的人,彼得这样自嘲道。
凌晨三点四十二分。
电脑特有的人造光让布鲁斯看起来脸色很差,他的十指紧扣撑在下巴下,阿福新传来的消息正被放大了显示在屏幕上,本来还有些发糊的脑子骤然如正午清醒。
警局那边从他上位后便一直虎视眈眈的事,他是知道的,为此也收敛了些行事上原有的张扬,收尾时也谨慎地多,但他实在没想到,警局会往他这塞卧底。
不,不是没想到,是以为警局会有些新意,卧底这东西的确太老套了。
事实证明,老套的东西也很有用,按彼得现在所在的位置,只要有些心,手里收集到的资料完全可以在一晚上便掰到Wayne的产业,只是清不干净罢了。
忠心。
彼得的确很忠心。
布鲁斯放下手,将散下来的刘海捋上去一些,却摸到一额头的虚汗。随手拿了几张纸巾擦干净后,被连同粗暴合起的笔记本电脑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喂,彼得。”
“出来见一面。”
彼得局促不安地低头看着鞋尖,他早早地来赴了约,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却还是处于被晾着的状态。他几乎要以为布鲁斯放他鸽子了,彼得踢了踢脚下地毯上卷曲的长毛,踢了个空。几次反复,彼得心里有些烦躁了,布鲁斯也来了。
布鲁斯换了一身衣服,虽然在彼得看来仍是原先的黑风衣加休闲西装。布鲁斯冲他挥了挥手,彼得立刻心领神会地快步走到他面前,四周看看无人便想向布鲁斯要一个吻,布鲁斯不着痕迹地避开,脸上笑意依旧。
“你看起来心情不错。”
彼得皱眉,但也没把布鲁斯这莫名而来的排斥,只当作布鲁斯间歇性的傲娇。
“当然,我心情很好。”布鲁斯微咧了些嘴,舌尖舔过自己的虎牙尖,眼睛半阖,同女孩子般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阴影,“好的不行。”
“Perche '?”(因为什么?)
“Perche 'Hai。”(因为你)
原本淡到几乎不可闻的玫瑰气息骤然在这不大的酒店套间变得浓郁,这明显到不行的性暗示,与Alpha间特有的信息素排异。
暴力与鲜血间滋生的欲望。
他们亲吻着倒在床上,近乎撕咬般掠夺着彼此唇内的领地,彼得踢掉鞋子,膝盖跪在布鲁斯身侧,手上也没歇着,半扯半脱地对付着布鲁斯身上的衣物,布鲁斯不甘示弱地挺了些身子,双手拽住了彼得的衬衫领口,在亲吻的间隙时仰着下巴对彼得轻蔑一笑,手上一个作力,彼得的衬衫扣子掉了大半,敞开的衣口里透出锻炼得当而精瘦的身材。




另一辆小车
m.weibo.cn/status/4160007152613511




“说说你的任务吧。”
“什么?”
“你不可能两手空空的来赴约。”
布鲁斯转过身背对着他,这很危险,身为一个高位者,不应该将后背留给任何人,情人也不行。
“不是你约的我...吗?”
彼得看上去很茫然,但交叠的手指暴露了他的不安,幸好布鲁斯看不到,彼得这么想着。
“枕头底下有把枪,”布鲁斯的语调依然如同往日般清冷沉着,就好像这事不发生在他身上,那把枪也不在他的枕头下。
“你是来杀我的。”
“不用解释什么,我知道你是警局派来的,能爬到这个位置,运气也不错对吧。”




“我想过警局会用哪些方法来掰到我,但我没想到会用这么卑劣的手法。”
“牛奶糖,也对,这么单纯的信息素本来就不该和黑帮搭上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不说话?我想听你说些什么的,小警察。”
布鲁斯带着讽刺的笑容转了回去,视线里却撞进一张满是泪水的脸。
“哦,你在哭。”
他伸手去摸彼得的脸,只摸到一手冰凉。布鲁斯沾满眼泪的手抓紧了身下的被单,他坐起身,先彼得一步拿出了枕头下的那把枪,丢给了彼得。
布鲁斯很清楚,论此时的体力,他打不过彼得,他只能赌一赌,这小奶糖对他的感情,是否也像他的那样,隐秘而不顾生死。
“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布鲁斯笑着,“这次被掰到的不止会是Wayne,还有你的小竹马,你最后会被推出去,顶下两家余党的所有怒火,而你的上司则会安逸地坐在办公室里喝热茶。”
“我帮你铺好了路,你可以顺着那条路逃到没有耳目和爪牙的地方度过余生,你可以在我的手机去找到该干的事。”
“就当是,耗掉我对你这最后一点爱。”
布鲁斯看着手里拿着枪坐起来的彼得,不再笑了,眼里是化不开的苦涩。他扶上彼得的手腕,让枪口对住自己的胸膛,只要一颗子弹,藏在骨肉后的那颗心脏便会彻底停止跳动。
“我要死了,对吗?”
金属穿破肉体的声音是那么的迷人,血液从布鲁斯的后背喷涌而出,溅落在洁白的床单上 ; 布鲁斯 睁大眼睛,像是在看清什么,但他的眼神却是那么的空洞。
他似破损的玩具倒在床上,手臂轻微弹跳几下后无力的摆放着 ; 枪口距离他的心脏是那么的近,伤口周围的皮肤都有了烧焦的痕迹 ; 鲜红的血液迅速渗透了布鲁斯 背后的床单,如快速绽放的红玫瑰与他的信息素是那么的相配。
在警校时练习拿枪是最基本的训练,有时还要拿着十几公斤的枪站立数个小时 ; 此时的彼得却感觉自己的手无力再承受这枪的重量,它从彼得手中脱落到床上,轻微弹脱几下后归为平静。
彼得感觉自己的喉咙干枯,大脑高速的运转也反应不过来。前一秒他们还在床上疯狂的做爱,现在他却开枪射杀了布鲁斯。
当天晚上一共有两个人接到了彼得从酒店套间打去的电话。
第二天早上哥谭市的新闻头条依旧是那么的无聊,谁家的猫走失,谁家的东西被盗。
哥谭市一个不起眼的咖啡厅内,彼得颓废的坐在角落 ; 他对面坐着的男子则是嫌弃的看看四周,还轻轻的弹了弹风衣上不存在的灰尘 ; 哈利抬头看着眼前头发杂乱,下巴有着些许胡渣的彼得,嘲笑般的冷呵一声。
"你胆子真不小啊!布鲁斯你也敢动。"
碰 ! 彼得猛的锤了下桌子,桌面上已经冷却的黑咖啡撒了一大半出来。" I.  . . didn't mean it 。" 彼得满脸通红,太阳穴处有少许青筋爆出 ; 但他自己清楚这被他说的咬牙切齿的话是那么的小声和无底气。
安静的咖啡厅突然发出响声,引得人们往他们这边看。哈利有些尴尬的扯了扯风衣的衣领,他倾斜上身,特意压低着声音跟彼得说道 : "这很重要吗?布鲁斯已经死了。" 无视彼得脸上的悲伤表情,哈利继续说着 : "你不应该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的,你去找那个正直的局长说不定能得到奖励,你可是杀死了黑道大佬。"
哈利抬手阻止了彼得将要说出的辨解,眼神突然变得绝狠起来,他直盯着彼得的双眼,"我用了很多势力才压下昨晚的事,你最好是真心跟我,别把用在布鲁斯身上的那套用在我身上 ; 不然。。。" 哈利如同野兽观看食物般的眼神上下扫视彼得, "只要我在道上放出消息,布鲁斯已经死了,被他的爱人所杀 ; 你说,对布鲁斯忠心的那些人会怎样感谢你呢?" 哈利特意加重了"爱人" 一词的语气,但彼得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
哈利自觉无趣的拿起碟子上的小汤匙,开始搅拌自己的咖啡。"我不留无用的人,证明你的价值。"
彼得开启有些干燥的嘴唇,"我可以做的有很多。"
晚上时,韦恩集团突然召开紧急会议 ; 只不过奇怪的是,坐在董事长位置的是Osborn集团的董事长哈利 ; 而彼得已经整理好仪表,但仍是精神头不好的站在哈利左边 ; 而站在右边的是浑身低气压的阿福。
哈利一手撑着头,一手在会议桌上有节奏的轻轻敲打着。原本议论纷纷的高层们开始安静下来,坐在董事长位置上的那个人,明明笑得那么温柔,可眼神却如此慎人。
"看来你们说完了,那么轮到我了。" 哈利微笑着站起身,双手撑着会议桌。"从今天起,我将是韦恩集团的董事长 ; 韦恩集团还是叫韦恩集团,只不过拥有者变成了我哈利。"
高层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像是石化般呆坐不动,而哈利丝毫不理会高层们的呆楞,从彼得手中拿过厚厚的几本文件直接甩会议桌上。
"这都是些法律文件,完全可以证明我是韦恩集团的合法拥有者。"哈利懒散的坐在董事长位置上,但身上的气势却不容小视 ; 文件上的文字是无感情的机器打印出来的,但上面的韦恩家族的印章是造假不出的。更何况对于布鲁斯是绝对忠心的阿福都没有站出来打假,这事很可能是真的。
一位大胆的高层提出了高层们心中的一个疑问,"韦恩少爷去哪里了 ? " 哈利像是突然有精神似的拍了下手,指了下那个高层," 问得好 ! 可能去旅行了吧。" 如此蹩脚的谎话,却让高层们无力反驳,他们谁都没有能力对抗强人般的哈利。
哈利如天生具有做领导的能力,同时管理两大企业却毫无差错,甚至处理了一些布鲁斯在位时不好出手的事情。
宽大的包厢,刺耳的音乐声,群魔乱舞的年轻男女,在天花板晃动的暧昧灯光 ; 在一旁喝闷酒的彼得与这一切显得格格不入,哈利推开一直往他身上蹭的Omega,坐到彼得身旁,"Hi,old friend。We made it。We were number one ! Give me a smile 。" 而彼得丝毫不理会哈利的调笑,依然喝着闷酒。
哈利也感到有些无趣,一改之前的醉态开始严肃起来,他凑到彼得耳边,"明天的交易由你负责,不许出任何差错。" 说完,他站起身,随便搂着一个路过的omega就开始亲吻,眼神迷离,都不知道他到底醉了没?
韦恩家族的印章是彼得拿给哈利的,布鲁斯太信任他了。那天哈利亲自去了韦恩庄园,他与阿福在书房谈了半个多小时,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 阿福出来时眼眶湿润,他看向彼得的眼神透着浓烈的杀意,却什么都没做,他被哈利说服了。
彼得喝醉酒时走路都跌跌撞撞,他拒绝了扶他回来又想跟他共度春宵的Beta。关上门后的彼得眼神突然犀利起来,他拿出床底下的一台非智能手机拨打了手机里的唯一一个号码 ; 拨通后里头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你最近混得不错嘛 ! "
" 拜你所赐 ! "
对完暗号,彼得快速向局长汇报 " 明天下午两点,第三个码头,第十七号仓库,重大交易。" 说完,彼得快速挂断电话 ;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他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使身体的占床面积变得最小 ; 据说这是没有安全感的人自我保护的行为。
世上没有绝对的善与恶,差别只是在于强者和无法认清事实的弱者之分。




警察局局长Jack欢快的唱着不着调的歌曲,蹦蹦跳的往办公室走去 ; 过了今天,他将是哥谭之王。
进到办公室,他的笑容一僵,属于局长的位子上正坐着一个人背对着他。似乎感受到了Jack 的到来,那人开始缓慢的转动座椅 ; Jack震惊的看着对方的脸,已经去世两个月的人怎么可能活生生的坐在这里。
Jack 感到不对劲,立马想开门逃跑,但这时进来一个人 ; 彼得进来后把门锁上,堵着不让任何人出去。此时的彼得已经没有之前那要死不活的模样,嘴角微翘眼神冷漠的看着Jack。
"Hi,Jack,别那么不友善。或许,你更希望我叫你小丑 ! " 听了布鲁斯的话,小丑有些僵硬的转过身。" 你说哥谭人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会是怎么样的 ? "
不给小丑任何说话的机会,布鲁斯快速从西装里掏出消声枪直射小丑的心脏,动作娴熟的如多次练习般。彼得快速从小丑背后接住他的尸体,并没有发出过多的声响来惊动外边的人。
处理完,彼得和布鲁斯静悄悄的从办公室走出 ; 乘电梯去车库时,他们终于忍不住的捧着彼此的脸急切又不失温柔的亲吻着 ; 但他们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他们不得不分开,驾车去往相反方向。
傍晚时一条重大新闻占据了各大电台和报纸头条 "警察局局长死于办公室,经法医鉴定为心脏病病发而死" ,紧接着又一条重大新闻爆出 "警察局局长竟是十几年前的连环杀人犯。。。" ,信息爆光的如此之快,可想而知是谁的手笔。
这事被哥谭人民激烈的讨论着,后来不知怎么的,矛头开始指向了市长 ; 有些人认为让连环杀人犯作为警察局局长维持秩序那么久,而市长却毫不知情,就是市长的过错。
如此的议论声越来越多,后来市长迫于压力被赶下台。旧人下台,新人上位。经过激烈的选举,新的市长上位,而空出来的局长位置也有人坐了上去 ; 只是这新的市长和局长是不是哈利或布鲁斯的人就不得而知了。
反派死于话多,在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主角的情况下,布鲁斯直接开枪打死了小丑 ; 但可爱的观众一定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很少人知道哈利和布鲁斯其实是很要好的朋友,当然是哈利单方面这么认为。当年哈利秘密追求布鲁斯三年无果,于是想和布鲁斯做兄弟。
后来,哈利不知从哪里得知布鲁斯被一个贴身保镖俘虏了。本着居然有人能泡到我泡不到的人,一定要好好见识见识的心理 "请" 来了他 ; 结果没想到是童年好友彼得,于是哈利恶搞心理的试探彼得 ; 结果没想到彼得回去后在床上跟布鲁斯告御状,哈利被一顿怼啊 !
再后来彼得告诉他们警察局局长要除掉他们的事,他们就将计就计 ; 布鲁斯假死,哈利暂时掌管韦恩集团,彼得待在哈利身边假装收集情报 ; 又借口要隐密送情报的原由去Jack 家,结果没想到有意外收获。最后搞得Jack身败名裂,市长下台,政治界安插了不少他们的人。
狮子搏兔亦需全力,不要小看任何人。
让哈利大爷帮忙导演这么一场戏,当然是需要给他好处的啦!
布鲁斯递给哈利一份文件,"他叫沃利,omega,现居澳大利亚,详细情况都在文件里。" 哈利异常兴奋的接过文件,紧紧的抱在怀中。
" 参加我的生日聚会都能被你盯上是他的不幸 ,但他绝对不是你玩的起的。"
" 我是那种人嘛!你等着一年后有个教子吧!"
布鲁斯 坐在沙发上,紧盯着手机屏幕 ;  或许,应该和彼得好好"交流交流"了。
彼得准时到达布鲁斯家中的游泳馆内,布鲁斯发短信找他来却没看见踪影,于是彼得只好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瞎几巴逛 。
游泳馆是个玻璃房,阳光照射的集中使得这里的光线很是充足 ; 周围摆放的植物因此长势大好,恍惚间彼得有种处于大自然的错觉 ; 空气中弥漫着植物与土壤的清香,却没有嗅到腐败的气息。
游泳池内的水是透亮的,即使游泳池中的水很深,但最底部的瓷砖纹路也能隐约看清。
彼得突然发现游泳池一个角落的深处有着一虚晃的物体,他内心一惊,立马脱掉外套往水中跳。
水面泛起一层层波纹,气泡不断的产出。
水模糊了彼得的视线,但他依然能辨别出远处的正是布鲁斯 ;




最后一个小车
m.weibo.cn/status/4160006692123995








@喵  @三七二十一  @陆观澜_Soleded  @爱派的丁  @韩文清跨上的男人  @神奇的咸鱼  @腐之魂  @爱新觉罗嘉七  @具往兮




特别感谢各位写手太太为此次联文做出的卓越贡献,鼓掌👏啪啪啪啪啪~
_(´ཀ`」 ∠)__ 让我研究一下怎么发车


评论

热度(50)

  1. 具往兮刹车狂魔小小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对不起后面的太太们,没错就第一个画风突变就是我的了,非常兴致勃勃的用蝴蝶效应改变了整个甜甜甜专注...
  2. 三七二十一痴汉少爷的喵 转载了此文字
  3. 神奇的咸鱼刹车狂魔小小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联文,希望没拖后腿【躺平】
  4. 陆观澜_Soleded痴汉少爷的喵 转载了此文字
    身为倒数第二棒,我要强烈谴责你的挖坑行为
  5. 痴汉少爷的喵刹车狂魔小小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各位一起写文。作为倒数第三个写的,我一直在试图把前面的坑填了让整篇文更有逻辑性,并且坚持不懈给后...
  6. 韩文清跨上的男人刹车狂魔小小 转载了此文字
    辛苦我们小小啦!!!联文终于联完了:)Bruce和Peter真得太有爱了(≖ᴗ≖๑)
  7. firehorns刹车狂魔小小 转载了此文字
    辛苦我小!这个联文是群里姑娘大家一起造作(?)出来的宝宝!大家都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