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虫蝙/海呆】题目我还没想好,在这里向你们征集一下

#这是一个三角恋的悲伤故事(别信
#猫化有,OOC有,聚众吸猫抢猫撸猫情节有,狗血三角恋有
#批评可以,我不会听
#这章结尾其实原本不是海默,然后在校友的殴打以及威胁下,不但写了,还被逼着写出那种黑帮大佬的感觉
#第三章才正式铺感情线刷好感度,结局到底是3P还是怎样...还是得看我有没有零食吃
#最后感谢一下帮我打手稿还纠正我的错字与Bug的喵喵,@痴汉少爷的喵 







Selina蹲下身,手撑着下巴,哥谭的天气最近有点阴晴不定。早上还是温暖适宜的天气,到下午已经被阵阵蝴蝶扇翅膀扇出来的风弄得剔人骨肉。她又扣上一颗扣子,并打定主意,等到外套上的扣子全部扣上,她就回到自己的暖窝睡完这剩下的半天。Selina不算个有耐心的人,如果不是某位大少爷联系她时的语气实在急切,她也不会忍着冷在这小巷子里等上半个多小时。

“那家伙到底跑哪去了”Selina干脆靠在墙上,口袋里的手机早已没电关机,只能踢小石子以消磨时间。

“Selina”

“唔?”

Selina不耐烦的抬起头正打算开口好好数落Bruce的迟到,却先被脸色苍白的Bruce扑个满怀,Bruce的手烫得惊人,Selina将他扶起一些,正打算问些什么,却发现Bruce早已闭上了眼,前额满是冷汗。

怎么看都不对劲。

Selina皱了眉,将Bruce的一只手架在肩上,半扶半背地找了条隐秘些的路。打算把Bruce扛回自己的“家”。

好吧也称不上家,只是和艾薇找到的,一处长期无人的居所罢了,两人观望了很久,确定了那的确无人来,且用度还不错——吃穿她们一向是靠自己的——便翻窗进去鸠占鹊巢,用来招待Bruce,也算不上寒酸,这让Selina不可抑制地想到Bruce家的庄园,吸了吸鼻子。

万恶的有钱人。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Selina带着Bruce回到居所时,Ivy正在打理沙发,回头瞧见扛着个人的Selina,眨眨眼,惊呼出声。

“哦,Selina!你居然…”Ivy捂着嘴看上去激动极了,“有儿子了!”

…哈???

“开个玩笑而已,”Ivy俏皮一笑,满不在乎的坐会沙发上,丝毫没有要来搭把手的意思,“说吧,你从哪捡来这个长了猫耳朵的家伙的?”

Selina感觉自己的五官都要拧成问号了,本能驱使她把目光移到Bruce的头上,Bruce仍垂着头,原先打理好的头发,也被冷汗与刚刚的一到折腾弄得凌乱,伏在发间的黑色猫耳仿佛感知到了Selina的注视,猛的立起来抖了抖又柔软的依回黑发上。

Selina挑了挑眉,内心只是不断的刷屏的UC标题,诸如“昔日竹马突发异变是为何?百分之九十九的哥谭人不知道。”“阿卡姆疑似逃出某位患者竟把他……”

收.

Selina堪堪止住思绪毫不“怜香惜玉”地把Bruce扔在沙发上,也没等Ivy细看是谁,便拉着她进了房间,关上了门,自己靠在门上,艾薇呼了一口气,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那家伙是Bruce.Wayne”Selina开门见山,“出了些问题,我就干脆把他带回来了。”

“为什么不把他送回庄园?他这种富家子弟会缺人照顾?”Ivy伸手拨弄身边的盆栽,语气间透出些许的不满。

“他如果想待在庄园,也就不会来找我了,”Selina打了个哈欠,挨着Ivy坐下,双手撑在身后,“而且就我的直觉而言,这次绝不只是长了对猫耳这么简单”

“可能还有猫尾?”

“大概吧,我还挺期待的。”

Selina点点头,一手搭上了Ivy的肩,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Selina睡醒时已经傍晚,她嘱咐完Ivy买些牛奶回来后,便跃上床被子一裹,沉入梦乡,全然没把沙发上的那位放在心上。

直到Ivy把她摇醒,告诉她Bruce好像又出新问题了, 她才有些波动,穿上外套,同Ivy一起走进客厅沙发上的确是没了Bruce,只留下一堆皱成一团耸起的高定西装。

“所以他…变成其他生物了???”Selina眉头比那些衣服还皱。

衣服应声耸动了几下,似乎下面包着什么。

Selina后退一步,刚想说些什么,手里便被Ivy塞进一把扫把。

“我懂你的意思。”

Selina翻了个白眼,努力忽视Ivy语气中的诚恳,将手中的扫把翻了个头,小心翼翼的拨开衣服堆最上层的风衣,这一拨开,缩在里面的小东西也终于挣脱了桎梏,趁势从衣服领口扑了出来,但也只露出个脑袋,带了猫耳的那种。

Ivy比Selina反应快些,捂着心口极少女地尖叫一声后,便快步走过来抱起了这缩小版的Bruce,另一只手则放在Bruce:脑袋上,揉啊揉,揉啊揉。

Selina手中的扫把“咣当”落地,过大的信息量导致她一时失声,只在自己的嘴唇上又是舔又是咬的,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另一边的Ivy陷入撸猫不可自拔,只差把脸埋进去猛吸一口,Bruce显然还有着困倦,小声的打着哈欠,眼皮子也合了一半,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身上只松松垮垮的挂了一件灰黑衬衫,且正被人抱在怀里痴汉的状况。

“你是要揉秃他么?”Selina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在她以往的认知里,Ivy对于猫一向是不怎么感冒的,她眼下的这幅光景,怎么看,Ivy都像一个吸猫晚期重症患者,Bruce那张脸,自己和Ivy都是早就看习惯了的,按道理来说,都该有免疫力,即使缩小了,也应该是没多大变化的…

Bruce耳后根被揉的舒服,干脆把脑袋靠在Ivy肩上,脸转到Selina这边,猫耳朵垂着,继续睡。

“…Ivy,还记得之前你说的话么?”
“啊?”
“不瞒你说,这的确是我亲生儿子。”




“我觉得,就凭他现在这副模样,完全是可以拯救哥谭的。”

Selina双手合十,抵在下巴上,她和Ivy都已平静下来,Bruce也被送到床上,掖好被子接着睡。各种意义上来讲,Selina都低估了现在的Bruce所具有的杀伤力,这让她必须重新考虑接下来该做的事。

“我打算把他送回韦恩庄园。”

Ivy掐紧了怀里的抱枕,猫耳独有的柔软感还残留在手心,这促使她大脑飞转,只为想个正当理由留下房间里的那只“猫”

“你之前不是说了暂时不送回庄园吗?”

“情况有变”

是,有变,变得超可爱,手感还超棒,每天都想来一次的那种。

“Selina,”Ivy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严肃,正经,沉稳,“你难道认为,那个老管家会比你这种常年与猫打交道的人,更有照顾猫的经验么?”

“…你只是想让他留下来,方便你吸猫吧”

“对。”

Ivy理不直气也壮。

“其实我也想,但是他是Bruce,”Selina直直倒在沙发上,泄气般闭上了眼,“收留他,也就收留了一个负担,我们的生活也会麻烦上不少。”

“而且我们还不一定能保护好他。”

“我们可以试试看,毕竟他现在那么小…”Ivy不否认Selina的说法,她的心里甚至是赞同的“如果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大问题,我们再把他送回去。”

“试试看…?”

“试试看。”

两人目光想接,燃起的是同一颗猫奴的心。


等Bruce彻底醒来,窗外已然乌黑,身上的被子压的他有点闷,他伸手想掀开一些,闯入眼帘的却是一只孩童的手,Bruce握了握拳,确定这只手是自己的后,便蹭的坐起身,视线在自己的四肢上游移。

变小了………

Bruce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上了头,摸到了两只手感奇妙的尖耳朵。

……还多了一对兽耳

Bruce干脆爬下床,站在床边的全身镜前,仔细检查自己身上的异变,镜子里的他约摸三四岁的样子,有了猫……Bruce转身,哦,还多了一条猫尾巴。身上只剩下一件睡皱了的衬衫,袖子长了一大截,只好艰难的卷到小臂上,以减少行动的不便。
那么最大的问题来了:他在哪?

Bruce努力回想自己昏睡过去前发生的一切,他独自出了门散心,走到半路只感觉头涨的生疼,脑子突然卡壳的他并没有为此结束散步,而是鬼使神差的拿出手机打给了Selina,再之后的事,就同开头一般,他赴了约,然后直接晕倒在Selina身上。

丢人。

还不等Bruce从这莫名其妙的羞耻心理走出来,开门声先打断了他的思绪,Bruce反应明显比门外的人快些,等那人小心翼翼的推开门,Bruce早就缩回床上摆出熟睡的姿态,硬要说的话,这不是个好对策,但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用其他方法似乎也不一定有更好的效果。

至少他之前睡了那么久,都没出什么事。
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还没醒啊…”

Selina走到床边,十分熟练的上手揉起了Bruce的耳朵。

“要是醒了也这么安静就好了,我可不想照顾一个熊孩子。”

黑色的猫耳抖了抖,右耳开始不由自主的打着旋,Bruce觉得有些痒,便睁开了眼自己去挠耳根处的那团白色绒毛——他已经听出了旁边站着的人是Selina——末了直接坐起身,拉了拉身上的衬衫。

“哦,你醒了啊?”Selina收回了手,没有撸猫被发现的自觉,转而把另一只手上的童装衣裤丢给Bruce,“你该感谢我,Ivy原先是想给你买裙子的。”

“我是个男的”

“…你以为她不知道么”

Bruce陷入沉默,半响后才声音闷闷的小声说:“谢谢”

“好了好了,”Selina笑的欢快,伸手又去揉了一把猫耳朵,“你换衣服吧,我先出去了”

“由于你醒的太晚了,晚饭没有你的份”
Selina走出房门,又探回半个身子补充了一句,这才彻底关上了房门。



Alf挂掉电话,这是纽约市打来的第十七通电话,而他也为此不得不把同样的说辞重复上十七遍,以安抚某位闲到不行的痴情种。

“Bruce少爷有自己的打算,请相信他,对,他给我打过电话嘱咐过了。”

“少爷为什么不接您电话的原因我也不清楚请不要再问了。”

“我也不知道少爷目前的确切位置,更没有在少爷的手机里装定位系统。”

……

“相比之下,海默少爷真让人省心,”Alf看着茶几上摆放整齐的茶具,深吸一口气。

他口中的那位“海默”只在Bruce没去学校的第一天打来了电话,询问了相关事宜并表示愿意等Bruce回来为他补习之类的,便挂了电话。

好孩子啊……




海默皱着眉,看上去对于前面那人给出的答案很不满意,他前倾了些腰背,手上不断拆卸重组着一只,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钢笔,却不想中间一个失误,覆满精致花纹的笔尖歪了一点,海默索性拿起身旁的瓶子向正前方丢了出去,堪堪擦过站立在那里的人耳侧,准确无误的进了那人背后的垃圾桶。

那人瑟缩了一下,却不敢后退,后颈的冷汗浸湿了他的衬衫,沾湿的衣领颜色越发深,只让人脖子发痒。

“没有更详细的消息了么?”

“没…没有了…只知道他和“cat”在一起,没有更多了。”

“出去吧,”海默解开袖口,意味不明,“不许外传,你能听明白的,对么?”

如同得到赦免般的家伙点着头,拖着肥胖油腻的身材连走带跑离开了办公室,手里是被汗水浸湿的支票,杂乱仓惶的步伐,也正是这种偷腥老鼠特有的,随处可见又招人发笑。


TBC.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