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送给述述的,所以并没有题目

#突然进入了沉迷ME无法自拔的状态     
#应述述要求写的三百集,嗯我知道写的很烂,但我不接受任何批评,对我就是玻璃心
#时间点选在莱花婚后几天左右,莱总特意办的酒会
#最后,晚安了您内,睡觉去了

        Lex Luthor翻转着手上的请柬,目光落在空无一物的沙发,他还应该邀请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一个少了就会让整个酒会索然无味的人。
       Mark Elliot Zuckerberg
       这个声名鹊起的年轻人;这个所谓的天才;这个,窥视他妻子的可怜虫。
       LEX站起了身,请柬被他准确地丢进了助理怀中。

       “你再报一次行程。”Mark头也不抬地半伏在桌上,电脑的人造光线使他的脸色看起来十分糟糕。
       站在一旁的秘书深吸一口气,拿着档案夹的手紧了又紧:“Luthor先生邀请您参加他今晚的酒会。”
       “推了。”
       “明白。”秘书将请柬放在桌上,微微后退一步,逃亡似的走出了办公室,高跟鞋在瓷质地板上哒哒作响。
        Mark瞟了眼一旁做工精美的请柬,敲击键盘的手停滞下来,不受控制地拿起请柬。
       请柬的内容倒是中规中矩,写了些套话和酒会的时间地址,反面一看便是手写上去的话相对来讲更精彩些。
      “敬爱的Zuckerberg,哦我是说可怜虫Mark先生,我希望您务必来这次酒会,我保证这里会有你想看到的,惊喜。”
       “惊喜?”
        请柬应声被扔进了垃圾桶。

        香槟塔,自助餐,上流人士之间戴着面具的攀谈,女士们束得不盈一握的腰肢,落地窗外不知何时下起的雨。
        一切都有了,Lex倚在楼梯扶手上,等着他那位名义上的妻子。
        Eduardo Saverin就在高几级的台阶上,正缓步走下来,一手揽住了Lex的手臂,另一只手侧在了身后。
        Lex极具嘲讽意味地冲他笑了笑,眼底不加掩藏的蔑视与厌恶令Eduardo后颈发寒。
        “那么,我亲爱的妻子,接下来是该演一出恩爱夫妇的戏码吗?”
        “不然你想如何?”Eduardo皱了皱眉,身后的手握成了拳,这点小动作也自然是被Lex收在眼底。
        我想把你摁在某个隔间里狠狠操你,操到你眼角发红呜咽求饶,脑子里不再是Zuckerberg。
        Lex和Eduardo耳鬓厮磨般的交流并未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即使注意到了,也只是心中感叹一句令人羡慕罢了。
        没人会看到Eduardo用力过大而有些泛白的指节。
        正如同没人注意到身着正装的Facebook创始人。
        Mark坐在沙发上,手边是一杯未动过分毫的香槟,几块冰块在液体中浮沉翻滚,一点一点融化,Mark也就这么坐着,看着一位位的成功人士向酒会主人走去。
        他对于攀谈交际丝毫不感兴趣,也不会,他只是在期待,接下来如同他预期的闹剧。
        香槟中的冰块已化为极小的几块,Mark终于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视线直勾勾得放在远处Eduardo的手上,那只亲呢地自然地放在Lex臂弯里的手。
        也许是Mark的目光令人不可忽视,也可能是Eduardo心血来潮想换个攀谈对象,总之,Eduardo转过头的时候看到了他,看到了这位不该出现的旧情人。
        Eduardo承认自己大脑松懈了几秒,他只是看到了Mark,便得到了一阵直击大脑的疲倦感。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尽管他们已经分开,其中一方还迅速结了婚。
        他看到Mark对着他礼貌地点头,将视线转向了大厅那盏奢华刺眼的吊灯上,数不清的水晶将光芒折射到所有角落——所以大厅只开也只有这盏灯。
        Mark在倒计时,我的意思是,只要他数完心里那个三二一...
       啪,吊灯灭了。
       原本聚在Lex身边的人们在黑暗中四散开来,女士们小声的尖叫不绝于耳,Lex顺势抽出了被挽着的手,走进了某个看起来是控制室的地方。
       谁知道呢,Eduardo现在不想关注这些,他知道Mark已经站起身,正在向他走来,他不可抑制地往前迈了一步。
        上帝啊,他在期待什么?
        思索间,Mark已走到了某个不合礼数的位置——他们靠的太近了,Eduardo能听到Mark伏在他耳边有规律的呼吸声。
        “Wardo..”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Eduardo的耳边,Mark用着只有两人听到的音量,语气中满是热恋期才有的甜蜜,“你真让我恶心。”
        黑暗中,Eduardo的瞳孔缩了缩,他早该知道会发生这些。
        耳边旧情人的低语并未停止:“我真是把你看得太高了,Mr.Saverin,你像个下贱的婊子,令人作呕。”
        “你不过刚跟我分手,就爬上了别人的床,还恩恩爱爱地人前炫耀,告诉我,你谋划了多久?别指望我会信一见钟情那一套,Mr.Saverin,你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你在我面前恐怕没有一分一毫是真的。”
        “收起你那张无辜的嘴脸,真不知道你靠这幅嘴脸把多少男人勾上了床,他们也被你迷的神魂颠倒吧,高贵的萨维林。”
         “你就这么需要被人摁住床上操吗?”
         Eduardo闭上了眼,他松开多时的拳头又一次紧握,修剪圆润的指甲在掌心留下一道道月牙形的痕迹。
         Mark头也没回地走了,就好像他放下电脑换上正装赶来只不过是为了停个电,再在黑暗中狠狠讽刺他那位昔日爱人。

        Lex此时的确坐在控制室里,电源早已在几分钟前恢复正常,只是他没有打开,他不想过早结束酒会的高潮部分,Lex交叠着十指,目光放在了面前最中间的那块屏幕上,他的妻子正站在镜头下,快要被咬出血的下唇,微微发抖的身子。
        这就是Lex Luthor想看到的,他笑着,拉开了电源开关。
        灯光再一次铺满了整个大厅。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