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ME】婚姻中的必需品 (0—1.5)

#我就是想试试写小孩子
#依然缘更,努力打破三章魔咒吧
#其实孩子名还没想好,有没有哪位好心的看客帮忙想想(不可能的)
#依然是发完就睡,喝完酒迷迷糊糊地再不睡得说傻话了

Ⅰ.      
        这是他们这个月的第三次争吵。
        Mark将注意力尽数给了眼前的笔记本电脑,他不想和Eduardo因为同一个话题弄的太僵,有节奏的键盘敲击声成了他们交流的背景乐。
        不幸的是,这个举动更大程度地激怒了Eduardo,那双令人着迷不已的焦糖色双眼,此时只有满满的不解与恼怒,“这明明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但我不会同意。”
        “你非要这样不近人情吗?”
        “你大可以说我这叫自私,Wardo。”Mark敲击键盘的双手一滞,“我绝对不会同意,你以任何形式和其他女人结合。”
        “那只是个代孕。”
        “No。”这次的Mark戴上了耳机,意图再明显不过————他不想再与Eduardo谈论这件事。
        他们已经结婚一年半了,对于孩子这件事一直闭口不谈,直到Eduardo上个月回了次Saverin家,想到这里,Mark在心中暗骂,若不是老Saverin一时兴起提了代孕这个建议,他和Eduardo说不定现在正在交换一个缠绵而又湿漉漉的吻,而不是在这里对峙。
        Mark并不讨厌孩子,他对于孩子自认是足够宽容的——只要他们足够乖。Mark只是接受不了代孕,这种无形间被戴上绿帽子的感觉让他浑身不自在。
       Eduardo看着已彻底屏蔽外界的Mark,叹了口气,转身拿了外套,出了门。

        他们冷战了。
        接下来的两天,两人如同比赛般地早出晚归,偶尔碰上也只不过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在第三天的晚上,Eduardo没回家,而是在公司里待了一晚上。
        这可彻底激到Mark·窜天猴·Zuckerberg了。
        第四天的早晨,Mark终于从数不清的红牛罐与披萨盒里抬起头,换了身衣服,简单洗漱后确定自己看起来不像个来索命的厉鬼,托Eduardo不在的福,他已经通宵两天了,脸色用差来形容都算是夸奖。
        他得去次福利院,怎样都好,只要能领个孩子回来,一个能安抚Eduardo的孩子。
        几年前那次被FB员工们戏称为天价离婚案的事,已经彻底给了Mark一次教训——至少让他学会了一点点服软。
        从家到福利院距离不算远,二十多分钟后,一位小个子卷毛风风火火的闯进了福利院,如同浏览商品般地匆匆扫过就近的孩子们。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看起来太傻,那个笑起来不好看,Wardo绝对不会喜欢,不行..”Mark一边碎碎念,一边快步走着,尽管来之前就想着随便领个孩子回家,但还是习惯性得开始挑挑拣拣。
        至于他说的那些话..嗯福利院的孩子们听了都想打人。
        “先生,”一位小跑着才赶上Mark的妇人一把拉住Mark,扶着腰气喘吁吁,“请问,呼,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Mark转过身,看着这位福利院负责人,眼睛却仍在不礼貌地四处乱瞟,“我想领养个孩子。”
        妇人松了口气,不是来闹事的就好,随即挂上了极慈祥的笑容,“想领养男孩还是女孩?”
        “随意。”
        “年龄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
        “那么先生,”妇人交叠着双手,“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符合要求。”
        Mark左右看看,脸上挂着大写的“不满”二字,半晌后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个“嗯。”
        妇人笑容一僵,走向了拐角处的大书架,变戏法般地在垒成高墙的书里牵出一个小姑娘。
        这可是她最喜欢的孩子了,面相生的白净可爱,性格也好得不像个孩童。妇人在Mark进门时就注意到了Mark的车,尽管对这些所知尚浅,但妇人能看出Mark的家境绝对是富裕的。
        她该为自己最爱的孩子找个好归宿,而不是一辈子让孩子缩在福利院里。
       女孩被扰了清净,自然是满心的不愿,抿着嘴,另一只手不住地去挠自己那头柔软的棕色卷毛。
       她差一点就可以把书上那道题做出来了。
       “叔叔。”女孩走到Mark身边,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蓝色的双眼里满是埋怨和委屈。
        真的就差一点点...
        Mark半蹲下身,仔仔细细地端详着面前的女孩,怎么说呢?就跟检查Dustin打的代码一样仔细。
        女孩抬头看了看身边的妇人,得到一个微笑后再次将目光放在与自己视线持平的Mark身上,双手有些紧张的背到身后,绞着身上白衬衫的一角。
        不可否认的是,女孩和Mark真的有些像,尽管他们毫无血缘关系,卷发,蓝眼,再到有些薄的双唇,所幸女孩的眉目要比Mark柔和的多,双眼像是装了锦鲤的清潭。
        不然,缩小形女版硅谷暴君...嗯。
       总感觉以后找对象都是问题啊。
       大小两个卷毛就这么忘我地对视着,久到旁边妇人的手心都出了些汗。
       “就她好了,”Mark站起身,收回目光,“签手续吧。”
        妇人长出一口气,示意女孩去收拾东西,“Dear,你可以挑一本书带上。”
        女孩欢呼一声,小跑着消失在了某个拐角处。妇人则从自己的桌柜里拿出两份手续,郑重其事地放在Mark面前,“先生,虽然这有些老生常谈,但我希望你好好照顾她,你该知道的,她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温柔得像新叶一样,虽然有些时候固执了些,但她还是个孩子不是吗?我们不能强求她十全十美。”
        “嗯。”Mark动作迅速地签完两份手续,将其中一份递还给了妇人,“她有名字吗?”
        “暂时还没有,先生,我担心他们到了新家会排斥新名字,就没给他们取。”妇人微笑着将手续塞回抽屉,女孩也收拾好了行李,不多,与一本书一同塞在一个小藤箱里。
        “祝你好运,孩子。”妇人俯下身吻了吻女孩的脸颊。
        “谢谢。”女孩眨巴眨巴眼,将妇人的一缕碎发捋回耳后,接着走到了Mark的身边,拉起了他的手。
        两人一同出了孤儿院,坐上车,Markwozhe方向盘的双手紧了紧,在直接去找Eduardo和回公司两个选择间摇摆不定。
        “我们要去哪?先生。”女孩在她的藤箱里翻找着,终于在少得可怜的衣物里翻出了一颗甘草糖,递给了Mark。
        “以后叫我...嗯随意吧 ,总之我现在是你的父亲了。”Mark挑了挑眉,收下了这颗糖,“我带你去见几个朋友。”
        “很好的朋友吗?PaPa。”
        “嗯。”
         “真令人羡慕呢。”女孩将手搭在绀色的裙摆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匀速后移的景物,“福利院的大家总是来了又走。”
        近三十分钟的车程里,大小两只卷毛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也算是增进了父女感情。
        女孩懂的东西比Mark想象的要多,这让有些担心教育问题的Mark松了口气,也暗地里感谢了下福利院里那一柜子的书。

Ⅱ.(上)
        Facebook的前台小姐Alice此时正沉迷游戏不可自拔。
        “妈的你们会不会打!上路有人偷塔看不见是吧?!小学生作业太少出来造孽哈!信不信老娘待会举报你们!”妆容精致的白领女性一手鼠标一手键盘,耳机戴了半边,整个人都伏在了桌子上,划水划得不亦乐乎。
        直到她的电源插头被同事给踢掉。
        “卧槽你干吗!我打排位..”Alice转身摘下耳机,正打算跟同事理论一番时,去看到同事正冲她使劲地挤眉弄眼。心中升起一阵不好预感的Alice动作僵硬地转了头,“啊,啊哈哈,Boss您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哈哈。”
        “接下来六个月的休假全部扣掉。”Mark阴着一张脸,头也没回地就走了。
        Alice猛地站起来,正打算再无谓地嚎上几嗓子时,却突然发现了一只刚刚被柜台挡住的小卷毛——此时正努力地迈着小短腿去追那只大卷毛。
刚刚还在悲愤无比的内心瞬间被熊熊燃起的八卦之心推下台。
        卧槽卧槽卧槽!他们的暴君居然有私生女!私生女!!!就Zuckerberg那一脸性冷淡的家伙居然能对除CFO外的人感兴趣!还弄出个女儿!这个消息给报社能赚多少钱?!现在拍照还来得及吗?!
        脑子里想着归想着,Alice的手自然也没停——掏出手机就冲着两只卷毛的背影以一分钟700下的手速猛拍。
        三分钟后,Facebook的公司内部论坛有了篇帖子。
        “震惊!99%的Facebook员工不知道,花心暴君携私生女突然出现为哪般,CFO将何去何从?”
       

        Chris看到这篇帖子,额头上的青筋都猛跳了几下,托FB猴子们惊为天人的脑洞和手速的福,这篇语句通顺,有理有据,字字诛心,还配了图的帖子,瞬间跟帖无数,一跃成了论坛首页高居不下的热门帖。
        你们就这么想让你们的上司知道你们上班划水的事吗?Chris捶胸顿足。
        与其同时,Facebook首席PR的办公室被猛地推开,一头卷毛的CEO动作十分迅速地走到Chris面前,双手撑着桌子一脸严肃:
        “帮我带个孩子。”
        吓得Chris关掉了论坛。
        等反应过来自己的好友兼上司说了什么后,Chris不自觉地坐直了一些——然后和前台那位小姐相同的方式看到了某个一脸乖巧的小型西兰花精。
        刚刚还笃定论坛上那些所谓的证据照片都是P的的Chris,此时只感觉自己的胃有点疼。
        “叔叔好。”小型西兰花精抬头甜甜地一笑。
        “好,你好..”
        “Chris!!”Dustin突然高举着手机闯进了办公室,“你看公司论坛了吗?Mark有私生...”
         Dustin后半句还未说出的话被一旁表情“超凶”的CEO吓回了肚子里。
         “M,Mark你在啊...”
         正打算拔腿就跑的Dustin被Mark拽着衣领一把拉了回来。
         “你们看起来关系真好。”小西兰花精拉了拉Chris的衣角,目不转睛地看着办公室门口大喊大叫的红发青年,以及她一脸冷漠的PaPa。
         呵呵,Chris僵硬地勾了勾嘴角

评论(1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