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TSN】婚姻中的必需品 (1.5—2.5)

#手机坏了,为了修手机不得不帮人写论文...主题还是家庭教育
#毕竟那么多电子稿在上面,不修又不行
#名字由@田中辣鸡太郎 亲情提供,给这个小可爱疯狂比心
#大概就这些,下次再更估计得等手机修好
#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啊
#其实写这篇文的初衷是想写个敢正面怼马总的小恶魔,但一落笔就变得很乖/弄得自己都想去领一个养着
#年龄定在六岁是因为自家有个参照物,写着会顺手很多/虽然家里那个是小恶魔
#百fo点梗的事也过段时间再弄,晚安





————————————————————————
Ⅱ.(下)
“所以,这孩子是你领养的?”Chris削了个苹果递给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小西兰花。

“嗯。”

“有名字吗?我们总不能叫她小Mark吧。”Dustin坐在办公桌上,边晃着腿边在手机上继续翻看那篇热门帖。

Mark抿了抿嘴,“没有。”

“...你根本没打算取,对吧?”

Mark极其认真地点了点头,在他看来,名字只不过是没什么意义的代号而已,与其费脑子想个会被孩子挑三拣四的名字,还不如去打几串代码。

“有些时候是真想打你。”

“附议。”Dustin高举起一只手,满脸真诚,“所以能让我来取吗?”

“不能。”Mark头也不抬,“轮不到你来取。”

“PaPa说得对,”乖乖啃苹果的小卷毛眨眨眼,“名字只能让PaPa来取。”

“然而现在Eduardo不在啊。”Dustin企图做最后挣扎。

Chris斜了眼如同霜打茄子般的Dustin,开口断了他最后的希望,“之前Eduardo跟我提过如果有孩子会取什么名,暂且先让她,”Chris指了指小卷毛,“用着吧,到时候再让Eduardo改也没问题。”

“毕竟待会肯定会有许多员工来问名字。”

Mark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为什么我不知道。”

“因为你一听到代孕两个字就屏蔽了Ed啊。”Dustin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Debora,”Chris别着双手,做出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刺激Mark,“如果我认真听了还没记错的话。”

Mark选择当作没看见。

“Eduardo,嗯,是谁?”小西兰花,我是说Debora提出了疑惑许久的问题。

“你daddy。”Mark补充道,“他会很爱你。”

Debora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尽管在美国同性恋并不是什么稀罕事物,但对于一个孩子,一个尚且对世界知之甚少的孩子来说,这个话题有些新鲜了。

“总之,”短暂的沉默后,Mark站起来曲了曲手指,“Chris你帮我带一个下午的孩子,马上就要午休了,你也可以把Debora暂时性的给那些员工们看管。”

“Debora的事先别告诉Wardo,Dustin你在论坛里跟那些划水的说一声,顺便告诉他们今天留下来加班。”

确定Mark离开后,Dustin将半个身子都伏在了办公桌上,努力做出一副纯真无害的样子,“Chris...”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Chris翻开一本文件,拒绝抬头看这辣眼睛的一幕,“带Debora去参观下公司吧,她以后估计会常来。”

得到满意答复的Dustin欢呼一声,抱起沙发上的Debora走出了办公室。

“来,Deb,告诉哥哥你多大了?”光顾着让自己被叫得年轻些的Dustin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在无形间被Mark占了便宜。

“六岁...”Debora在Dustin的怀里晃了晃白嫩嫩的小腿,小幅度挣扎着想下来,“我可以自己走路...你抱着我会很累的。”

手捧文件夹经过的一位女秘书看到这一幕,捂着胸口发出一声极绵软的“哦~”,脸上满是荡漾与迷醉,声音更是柔软的不像话。

简单来说的话,就是你看到男明星Andrew Garfield笑起来时的反应。

接下来的半小时里,Dustin得到了由FB一干员工们提供的最高待遇——无论他带着Debora走到哪,都会有那么三四个或男或女的猴子们死命拽着衣领子“哦哦哦”的叫着。

萝莉的魅力是不可估量的,特别是在这长期被暴君压制的高压地带。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台小姐的不完全统计,已经有三分之二的猴子们加入了吸萝莉势力。

对此,Mark表示..算了,这事不能让Mark知道。

午休的时候,Dustin两手不敌数不清的猴爪,Debora就这么进了那些红唇细眉的女士们的怀里。

在女士们兴奋又有些尖锐的笑声里,一大批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公司,徒留Dustin表情复杂地站在原地目送她们离开。

手拿咖啡经过的Sean安慰地拍了拍Dustin的肩:“别伤心,她们只是对可爱的东西没有抵抗力而已,我为你在她们心目中不在那个范围内而感到心疼。”
如果你的肩膀不抖,我说不定就信了。Dustin狠狠的瞪了Sean一眼。


|||.(上)
等大部队回来时,午休时间也只剩下了两分钟不到一些——很明显她们是踩着时间点回来的,多数人手里都拎了那么一两个花纹精致的纸袋子。

Chris倒也没当回事,毕竟公司员工们趁着午休时间出去购物血拼也不是第一次了,抱着司空见惯的心态,Chris脸色如常地拿着两罐红牛去了Mark办公室。

这种心态一直维持到了他走回自己办公室推开门的前一秒——约莫二十多个装了衣服或是其他什么东西的纸袋子堆在了沙发上,叠成一座看上去摇摇欲坠的小高塔,Debora则正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翻看那本她从福利院带来的书,白嫩的小手正抓着一只铅笔在书上写些什么——大概是在解那道“半途而废”的题,专注认真的样子成功堵住了Chris想提出问题的嘴,迫使他不自觉地轻手轻脚地坐回办公椅上。

约莫过了五六分钟,合上书的Debora小小地伸了个懒腰,率先打破了这份宁静。

“其实我想要个妈妈。”一脸认真的小孩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双手不安的抚弄着书的封面。

Chris叹了口气,不知该怎么接这句话。

Debora是个孩子,一个福利院出来的孩子,渴望母爱是如同本能般的存在,虽然Chris了解Eduardo,明白以Eduardo的性格,一定会全心全意地爱Debora,但Eduardo终究是个男人——尽管他足够心思细腻也足够温柔,但真的不能完全成功地做一个类似于母亲的存在。

母爱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它的无可替代性。

Debora等了许久也没听到什么答复,有些失望地搭起了双手,垂着小脑袋,有些僵硬地转移了话题。

“给我讲讲Daddy是个怎样的人吧。”

终于来了道会做的题。Chris心想。

“你的Daddy是个很好的人,”Chris揉了揉鼻梁,“他长得很符合小女生审美,性格也很温柔,就像是光一样。”

“他的眼睛很好看,能让人想起成色美好的焦糖——这是你PaPa亲口说的,就在上次被Sean灌了两瓶酒之后。”

“他在我们创立Facebook的初期提供了很多帮助,也是唯一能让你PaPa服软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很爱你的PaPa,也会很爱你。”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