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ME/LE】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上)

#一个点梗让我知道了你们有多爱三角修罗场

#思想很危险啊年轻人

#高中,双向(?)暗恋,小甜饼

#私设高一马总,高二花朵,班主任(假的)莱总,马总和莱总是兄弟

#亲的,可以一起抢老婆的那种亲

#不自觉地就用了自己写的最爽的文风

#摸着良心坦白说自己写的时候一度想到白衣校花和大长腿

#我知道没赶上520







——————————————————————

高二新转来了一位学生。

怎么说呢?肤白貌美,腰细腿长,柔软的棕发,小鹿般的双眼...我可以把这些包含赞美之意的词句概括为两个字。

想上。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把第一句话改一改。

高二新转来了一位校草:Eduardo Saverin。

按道理来讲,没人会在高中时期转学,每个学校教育制度和方式的不同,注定了在这个高压期会岔开学习进度,要跟上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所幸,这位校草没花太大力气就赶上了,有人归咎于Eduardo那副能让老师不自觉给他开小灶的皮囊,也有人归咎于Eduardo自己的努力,但大多数人却更喜欢归咎在一位高一学生身上。

Mark Elliot Zuckerberg

烂脾气的天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问题学生。

之所以说是问题学生,大概是因为坚决不穿校服的事…嗯也可能是因为动辄就黑学校系统,还留下一堆能把校长气上天的防火墙修缮意见。

到现在还没被劝退在其他学生眼里简直是奇迹。

校长说他心里苦,他也想啊,有心无力啊,Mark的成绩是真好,好到即使在学校里怼天日地结仇无数,校长也不得不捂着滴血的心挽留他的地步。

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来自Mark的哥哥——校方最大的股东,Lex,尽管Mark一直努力撇清与他的关系,但基因这东西,你明白我要说什么的,他们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不是Lex特意染了发,Mark又整天一张死气沉沉的脸,真的没人能分清他们俩。

话题有些跑偏了,让我们回到校草Eduardo与天才Mark身上,他们俩的认识完全是一场意外,也可以说是必然。意外的是Eduardo误闯进了高一的联谊会,必然的是唯一一个不穿校服的小个子卷毛太过扎眼。

所有人都以为Eduardo会在三句话之内被Mark气跑——对,Eduardo眨着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与满脸阴沉的Mark搭起了话。但事情发展却和那些拽着衣领大喊大叫的迷妹想的不一样,他们聊的很尽兴,Mark甚至与Eduardo分享了他的红牛。

那天之后,他们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朋友,也就是那天以后,Eduardo开始每天都往高一的教学楼跑,有时抱着几本书,有时拿着食盒,有时拎着几瓶红牛。

目睹一切的,Mark的好友Dustin在宿舍不止一次抱着Mark大喊大叫着问是怎么撩到校草的,说是要学习起来去撩校花。

然后被Chris毫不留情地拽了下来,捏着Dustin腰间的赘肉告诉他学会了也是撩不到的。

事实上,他并没有刻意地去撩Eduardo,Mark转着笔,但这不代表着他不想撩,而且他不但想撩,还想上。

跟我想的一样呢,Mark·不知道哪来的自信能撩到手·Zuckerberg先生。

老天爷是公平的,当他给人开启了一扇智商的窗,必定会给他关上情商的门,烟囱和狗洞。

在Eduardo第二十六次来找他时,Mark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来隐晦地表达自己的爱。

于是Mark送了Eduardo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加厚特版的那种,还发出了真挚的邀请:“下午一起去图书馆自习吗,Wardo。”

旁边的Dustin捂上了双眼,拒绝观看案发现场,天知道他有多想拽着Mark的衣领,告诉他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可以无视课程与老师,肆意妄为的,Eduardo总不能翘了下午的课,陪他去图书馆吧。

Eduardo摸了摸鼻梁,侧了些头露出一个掺着蜜糖的笑容:“我想我可以试试翘课来赴这个约。”

然后就拿着那本五三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

留下一脸“还有这种操作”的Dustin和一脸骄傲的Mark。




Lex感觉自己的弟弟早恋了,尽管说实话他不喜欢这个弟弟,但出于作为兄长的责任和控制狂的本能,他还是一定程度地上关注了Mark。

在Mark第不知道几次嘴角不受抑制地上扬后,Lex揉了揉眉头,拒绝和这个陷入单方面恋爱的白痴共处一室。

“如果你再露出那种表情,我担心我会忍不住把你扫地出门的。”

“你不会,Lex,你不会这么做的。”

“Ooops,需要我提醒你一下,迄今为止你都是单相思吗?”

“这只是时间问题,Lex,”Mark皱了那对有些锐利的眉,很明显Lex戳到了他的痛处,“我不需要一个根本没谈过恋爱的家伙来指手画脚。”

Lex闻言挑了挑眉,夸张地一摆手:“真没想到我会有被处男指责感情生活的一天。”

Mark瞪了兄长一眼,抱着笔记本电脑回了房间,还不忘锁上了门。




Saverin家的小王子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他做出了许多以前的他绝对不会做的事,在想到某个人时心底会不由自主地柔软起来,身边都开始冒粉红泡泡。

Eduardo仔仔细细地把自己的症状写在了纸上,满脸严肃地拿给了两个哥哥过目。

两个哥哥会心一笑,告诉Eduardo,他的心理方面没出问题。

他只是恋爱了而已。

然后就开始疯狂地盘问自家弟弟,是哪位美丽的姑娘得到了他的青睐,却在满脸通红的小少爷说是个男的之后,感觉到人生一片灰暗。

他们不歧视同性恋,他们只是有种,好不容易培养出一只优质猪可以肆意拱别人家白菜时,被发现自家的优质猪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白菜,被拱了。

两个哥哥表示有句妈卖批不知该不该讲。



两个感情白痴就这么顶着电线杆一般粗的箭头...继续当朋友。

Christy捂着自己那已经发育成熟的胸部,又哄走了一个来给Eduardo送情书的妹子。

别来了,真别来了,你们难道看不出你们的男神是弯的吗。Christy痛心疾首,表面仍是一脸微笑地告诉妹子该改成什么样的着装,才更能吸引Eduardo的注意力。

说的她自己都信了。

打发完妹子之后,偷偷违反校规化了淡妆的Christy白眼一翻,拿起手机拨通了Eduardo的电话。

“来点进展行不行啊?你这边追求者都垒成山了,那边一个纯情小卷毛还没拿下手。”

Eduardo习惯性开着免提的后果就是,身边的一起打游戏的Dustin一字不落地听到了这句话。

在Dustin意味深长的眼神里,Eduardo头越来越低,耳朵尖红的不像话。

不过Dustin没把这事告诉Mark,他决定让Mark多受一段时间的暗恋之苦。

Dustin心里的小人一叉腰,那个骄傲啊。




这时候就该让老Saverin办个酒会了,就那种灯红酒绿充斥着上流社会的酒会。

像Lex这种人自然受到了邀请,而本来十分抗拒的Mark在听到这场酒会是老Saverin办的时,也来了。

毕竟丑媳妇也要见公婆对吧?

在Mark打开第三瓶自带红牛时,Eduardo才姗姗来迟的,他的头发用发胶固定得一丝不苟,量身剪裁的西装将这位小少爷的身材很好得显露出来,身上还喷了古龙水之类的。

必须要说的是,这样的Wardo真他妈该死的好看。Mark喝了一大口红牛

Lex显然也注意到了努力融入人群装作自己并未迟到的Eduardo,心里松动了一下,然后开始哗啦啦地塌起了方。

或许就和Mark说的一样,他的感情生活是有点太过于空白了,Lex晃了晃手里的酒杯,看着浅黄色的液体有节奏的沿着轨迹打转,最后放回了托盘上。




Eduardo的班上换了新的班主任,原来的班主任说是得了前列腺内膜脱落,辞职了。

新的班主任没什么悬念的,就是Lex,Eduardo看到他时,还笑着打了个招呼。

Lex将教案放在讲台上,进行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便让同学们自学。

拜托,他本来就没什么授人以渔的经验,没当甩手掌柜就不错了。

坐在靠窗位置的Eduardo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过一会便伏在桌子上沉沉睡去。

他太累了,在陪了Mark一个通宵之后。

几缕棕色的头发散落在Eduardo的额头上,让他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乖巧与温顺。

Lex坐在椅子上,随手翻看着教案,时不时抬头看一眼Eduardo,最后还是没走过去叫醒他。




知道这个消息的Mark还在上课便蹭地站了起来,往高二教学楼跑去,成功吓醒了坐在后面偷偷打盹的Dustin。

粗暴的敲门声成功把Lex叫到了走廊上,也成功地吵醒了Eduardo,看着自家好友那双满是水雾的鹿眼,Christy叹了口气,毫不客气地上手揉乱了那一头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

“这样子就楚楚可怜多了,待会外面两位打起来以后,你去劝架的成功率也会多得多。”

Eduardo沉默了几秒,发现自己迷迷糊糊的脑子暂时还听不明白Christy那句话所表达的意思,便又趴回去继续睡了。

最后,Eduardo睡到了自然醒,面前是搬了个椅子坐在他旁边的Mark,此时正翻看一本书,拿倒了的那种。
Eduardo丝毫不给面子的笑出声。

按道理来说,如果是Dustin这么笑他,Mark一定会抽出那把击剑满学校地怼Dustin,但这么笑他的是Eduardo,一个刚睡醒看起来毫无防备的柔软的Eduardo。

Mark放下书,直勾勾地看着Eduardo:“希望我的兄长没给你造成什么困扰。”

“不,当然没有,多亏了他我才睡了个好觉。”Eduardo冲他笑了笑。

“这听起来就像昨天晚上你们折腾了一整晚似的。”一旁的Christy艰难地抑制住了自己想翻白眼的欲望。

Mark有些尴尬的偏过头,Eduardo则再一次恨不得将头低到课桌那个高度。



看不惯归看不惯,Lex成了Eduardo班主任的事终究成了事实。

想到这里,Mark一脸愤恨地咬碎了嘴里的甘草糖。

他怎么可能看不出Lex的心思。

明摆着是来跟他抢男人的!

Mark觉得自己必须加强一下攻略进度——然后他就在Dustin不敢置信的目光里下单了二十多本五三。

你这个样子,就算人家有意思,也会被你吓跑啊!




Lex看着Eduardo桌旁地上那已经可以摞成山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表情只能用复杂来形容。











评论(18)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