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ME/LE】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

#你们的重点都在五三吗…
#都没什么人注意到前列腺内膜脱落的梗
#装作很气的样子
#听着达拉崩巴写的,哦现在在放my boyfriend is Gay
#再给你们分享个挺好玩的事,因为这段时间手机坏了,所以写文用的都是母上的手机,她昨天清内存的时候就看到了我写的文,看得津津有味
#然后她也开始催更了
#校友们知道这件事之后当面对我发出了猪叫一般的笑声
#妈的




————————————————————————

短时间内做完二十多本五三显然是不可能的,Christy心疼地看着自家GAY蜜,纠结了许久还是不上前阻止。

毕竟恋爱都是要经历些磨难的,Christy拍拍胸口,心安理得极了。

到后来还是Lex伸了援手——花了一节自习的时间整理了那二十多本五三,圈了重点不说,还仔仔细细的把重合了的题目标了记号。

总之就是有效地缩短了Eduardo日夜不停沉迷五三的行为。

也算是成功刷了一波好感度。



另一边的Mark叼着扭扭糖,表情死气沉沉的。

Dustin不禁把桌子往后移了些,全程盯着表等下课,嘴里碎碎念着求耶稣求玛丽亚求Eduardo,生怕Mark一个想不开抄起课桌里的剑就到处怼。

Eduardo已经两天没来找Mark了,两天,比起之前一天内来个两三次而言已经是非常长的一段时间了,足够Mark在心里拿剑戳死Lex不下万回了。

Mark其实去找过Eduardo,刚走到人家班门口就发现Lex正站在他家Wardo的座位边上,手里拿着那本他送的五三,不怀好意地讲解题目。

他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Eduardo对Lex也露出那种崇拜与敬佩的眼神,看着Eduardo把原本应该专属于他的笑容也给了Lex。

事实上,他只站了七八分钟,却在脑子里成功靠脑洞补完Lex与Eduardo的后半生。

他们会共度一生,也许Mark还得叫Eduardo嫂子或者什么之类的,操他的,Eduardo或许会在Lex离开家时给那个家伙一个吻,然后只施舍给可怜的Mark一句“路上小心”。

Mark在心中不断地爆着粗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高二的教学楼。

然后就有了现在这幅光景,难得闭嘴不作死的Dustin,满脸事不关己的Chris,面如死灰的Mark。

下课铃一响,Dustin也没管讲台上老师走没走,径直扑向坐在他旁边只隔了一条过道的Chris。能离现在的Mark远一些就是一些。

Chris叹了口气,看着满满柯基既视感的好友Dustin,安抚性地揉了揉他的狗头:“没事,再忍忍,等Eduardo做完那一堆五三,世界就和平了。”

Chris的声音不算小,足够Mark听清每一个字,但正如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般,你也同样别想让Mark从你弯弯绕绕的话里悟出什么并改变现下他认定的东西。

Mark直到现在还固执地认为是Lex有意拖住了Wardo,以各种各样道貌岸然的理由留下他的Wardo,并趁机疯狂地刷好感度之类的。却没想过Eduardo没来的原因是他送的那些五三。





晚上回到寝室,Mark满脸正经地询问了Chris,光送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会不会有些单调之类的。

“Mark,说真的我想问很久了,”Chris扶着额头,“为什么你会觉得,送五三能追到人,还是校草。”

“我观察了很多学校里的情侣,”Mark拿着笔心不在焉地往纸上划拉,“他们不都是互相,或者单方面送了什么才走到一起的吗?”

“但他们不会互相送五三,他们送的都是对方喜欢或者需要的。”

“Wardo才刚转学过来,马上又要有大考,五三就应该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义正言辞的Mark丢开了笔,拒绝承认自己的认知错误。

“你这样真的会注孤生的,”红发少年趴在上铺伸出半个头往下探,成功插入了他们的话题,“这种时候就应该谦虚一点,毕竟谈恋爱这事又不能拿公式来套。”

Mark撇撇嘴,不知何时已把笔电抱在了怀里却没打开。

Chris瞟了眼,明白Mark算是小小地对他们妥协了,便注意Dustin继续往下说。

Dustin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受到了莫大鼓舞:“Mark我问你,像我们这种男生,都喜欢什么。”

“游戏,学妹,违反校纪。”Mark用关爱智障的眼神回答了这个问题。

“对..啊呸,什么跟什么,”Dustin挠了挠自己那头红发,“这列举的三样,无论哪样都送不了吧?”

“而且据我了解,Eduardo对这三样东西是绝不会感兴趣的。”

“所以?”Mark虚着眼,“我该送什么?再跟我玩猜谜游戏我就把你准备送给校花的情书给撕了。”

“Mark你不能!不你怎么知道情书的..”后半句在Mark慢慢放下电脑的动作里被Dustin吞进了肚子,“其实你送什么Eduardo都会喜欢,但五三这东西,是吧?是个人都会觉得你没用心啊。”

Chris适时补充了一句“就好像你等着Eduardo给你带一份豪华便当,他却丢了一盒方便面给你——尽管的确是你喜欢的口味,但我想你也绝对不会喜欢。”

“Wardo不会这么做。”

“但你,Mark,你这个大写的混蛋,”Dustin把藏在枕头下的情书往里推了些,“你这么做了。”

“..所以你还是没直接把Wardo想要的东西告诉我。”Mark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接下Dustin说的事实。

“我想,他想要的是你的注意力,”Chris倚着墙,“拿着明明会做的题目特意跑来找你也好,记下你的爱好与习惯也好,为了与你有共同话题扣时间出来学习打代码也好,瞎子都可以靠他的膝盖看出来,Eduardo想得到你的注意力。”

“结果你把那玩意全给了电脑,而不是一个来自巴西的热辣美人,”Dustin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Mark陷入了今晚的第二次沉默,收起了电脑对着枕头发呆的那种沉默。





相比起Mark那边,Lex这可以算是进展神速。显然那张与Mark极像的脸,和Eduardo至今觉得自己在单相思的粗神经,起了极大的作用。

Eduardo本来是打算昨天就去找一次Mark的,然而经过Lex办公室时却被叫进去讨论起了题目。

胃里墨水绝对够多的Lex说起话来,比某个只会“嗯呃哦”敷衍了事的卷毛有趣了不止一星半点。

所以Christy对于在办公室里待了一下午满面春风刚刚才坐回位置的Gay蜜,表现出了莫大的兴趣。

“怎么样?兄弟俩哪个滋味更好?”

“滋味?你在说什么?”

“哦老天,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要是Lex我绝对会把你压在办公桌上跟你搞上一下午。”

“Christy!!!”脸皮薄的巴西青年压着嗓子,“我们只是聊了一下午的题目。”

“可不是吗,聊了一下午呢?”Christy别起了双手,翻了个大白眼,“我认真问你个事。”

“嗯你说。”

“你到底喜欢哪一个?不准装懵,不准用Bambi eye,不准说什么纯洁友谊,我还不了解你?”

“..我不知道,Christy,我不知道我喜欢的是谁,”Edurdo看上去苦恼极了,“我以为我喜欢的是Mark,但你明白,我从没获得什么回应,而Lex,Lex就像个点亮了所有技能点的Mark,他给了我足够多的重视,我是说,我..”

“甜心,这事得你自己慢慢来,你总得做出选择——总之我先投我们班主任一票啊,说不定能免点作业呢。”

Eduardo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手机却在这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还陷在恋爱难题里的Eduardo手忙脚乱地接了起来。

是Mark。

“Wardo?”

“我在。”Eduardo揉了揉自己的鼻梁骨。

“我想见你,”电话另一端的小卷毛有些紧张地踱着步,“你可以在任何时间来,我会一直等你。”

“那..明天?”

“好。”

Christy冲Eduardo挑了挑眉:“是时候做出抉择了对吧?”

“嗯。”用手机努力挡住脸的Eduardo发出一声极不情愿的回应。




Eduardo决定试试对两个人都表白。

尽管这个想法有些蠢,且带了些脚踏两只船的嫌疑,Eduardo还是想试试。

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最好的结果就是被其中一个人拒绝,另一个人接受,而最差的结果,就是被两个人都拒绝。

都拒绝了倒也有足够时间来准备高考,反正Mark送的五三还有挺多题没做。Eduardo就这么安慰着自己。

Eduardo先是往Lex的抽屉里塞了封情书,说真的,我不能保证那玩意是情书,真的,情书该有的甜言蜜语里面一点也找不到,内容就是耿直到不能更耿直的“我喜欢你”。

然后他去找了Mark,这与他之前去找Mark时的心情完全不同,Eduardo第一次希望路程长些,再长些,最好能让他走得时间长到不得不回去上课的地步。

当然,不存在的,强烈的抵触心理反而让Eduardo觉得路程缩短了不少。

Mark的桌上难得没有放着电脑也没摆上一本难到肝疼的习题册,只是对着空荡荡的桌面发呆,脚边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习题册。

“hey,Mark。”Eduardo努力地让自己不去看地上那些《龙门题库》《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金考卷》等七七八八的糟心玩意。

“Wardo,”Mark抬起了头看着Eduardo,快到下巴上的黑眼圈岂能用憔悴二字来形容,“Dustin和Chris都说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关注,我是想送什么来来证明的,但我想了一晚上也想不到你最需要的东西。”

“我只好给你这些,我知道你或许不会喜欢,但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了,盲点也好不会做的题也罢,你可以找我——你明知道我在的。”

“我愿意把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你身上。”

“所以别去找Lex,我不想你和他走得太近,这会让我气昏头。”

“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Wardo。”



Eduardo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教室的,他的心里现在一团糟,我不想描述也描述不来。

毕竟正常人不会在被馅饼砸中的那一刻就立马说出获奖感言。

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许久,空白一片的大脑才逐渐恢复运转——他该去把那封“情书”拿回来。

Eduardo把手上的几本习题册胡乱地塞进了抽屉里,小拇指却碰上了 一个信封。大小质感都与他早上送去的一般无二。

Eduardo心里咯噔一下,僵硬地拿出了那封信,拆开,正面还是那四个字“我喜欢你”

于是他将那张纸翻了过来。

“真荣幸,我也喜欢你。”

Eduardo莫名觉得人生一片灰暗。



事后了解到全过程的Christy看着面前一脸无奈的Eduardo,和他身后暗自较劲的兄弟俩。

突然觉得天凉了,该和这个辣眼睛的Gay蜜友尽了

评论(24)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