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_Soleded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百年孤独》

【ME】鹿(又名:一只不知从哪来的糟心玩意成了我的精神导师)【上】

#别吐槽题目了,我真想不出好的了
#脑洞来自基友“我可想你了,我心里的老鹿都快撞死了”
#一发完/不存在的
#不是不想写刀,是写了会被校友锁喉
#我是真的很爱丹总,真的,但我到现在还没写他...嗯...
#那只鹿的性格原型是三次元的我,算是一点点私心
#大概就这些了,OOC有,但我不接受批评
#当然啦你要和分享脑洞探讨剧情我还是很欢迎的

————————————————————————




Mark收到了一个特别大的快递,完全足够把他自己装进去的那种。快递上收件人信息写的很清楚,比Mark自己还清楚——他到现在还没记住这个新家的完整地址。

但寄件人信息那却是一片糊,就像是一张被丢进洗衣机翻了至少上百次的蜡笔画。

Mark却也没注意太多,瞟了眼感觉有些奇怪外,手上拆快递的速度一点也没慢。

是一只鹿,看起来比Mark还高一些的,正伏在箱子中间睡觉,仔细些还能看到脊背因呼吸而小幅度起伏的那种。

活的。

Mark的大脑成功当机了,他可以降服并驯化好一干“猴子”,可这不代表他就能养好一只鹿,一只看头上的角就知道有杀伤力的鹿。

更不用说这只鹿悠悠转醒后还用一腔烟嗓跟他道了声早,不知从哪掏出来一只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抽完半只才转头看向Mark:“抽个烟不介意吧?”

正纠结着打电话给动物园还是给FB首席PR的Mark,全然没注意那只鹿说的话就点了点头。

“出于人(鹿)道主义,我决定提醒下你,现在才四点,无论你想打电话叫谁,都应该等到他们真正进入工作时间再打。”鹿瞅了他一眼,猛吸一口烟,“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一个宿主。”

“闭嘴,我在给你找地方住,比如动物园之类的。”Mark头也不抬地摆弄着手机,却是迟迟没拨出去,“除非你解释清楚你的来历。”

“你是在威胁我吗?小伙子。”

“不然?”

“有前途。”鹿随手丢了烟蒂,蹄子一拍算是给Mark鼓了个掌,“可惜的是并没有什么用,毕竟只有你能看到我。”

Mark收起手机,看着鹿等它继续说。

“现代人接受力这么强真是太好了,想当年我有次出现,刚开口就差点被人直接丢进锅里...总之,你是我的宿主,只有你能看到也只有你能听到我说话,嗯快递只是为了让我的出现显得合理些。”

“宿主?”

“听过老鹿乱撞这个词吗?”

“..我只听过小鹿乱撞。”

“那不就结了。”鹿屈着身子伸了个懒腰,“我就那头鹿啊。”

“至于现在才出现的原因,是来解决下你的感情问题。”

Mark眼皮一跳。

“我不需要。”

“得得得,看把你给能的,前几天谈判桌上死盯着小Wardo心里大喊别走的也是你,Wardo离开后疯狂加班通宵的也是你。”鹿伸出一只蹄子捂住胸口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哦——Wardo,你快回来,都是我的错,虽然你也有错但我早就原谅你了。”

“…杀鹿犯法吗?”

“你杀不了我的,Little Mark。”鹿冲他抛了个大概算是媚眼的玩意,“接下来让我看看,我该躺哪继续我刚刚那个觉。”



在鹿的威逼利诱下,Mark终于睡了这几天来第一个超过三小时的觉,和鹿在同一张床上。

“你不睡觉摧残的是我,信不信我现在就以你名义向那位巴西美人求婚。”

“你只是只鹿。”

“但我仍能用蹄子登陆你的FB账号。”像是怕Mark不信,鹿极快速地跳了一小段大河之舞,四只蹄子把木质地板敲的哒哒直响,“并把求婚消息挂在首页三天三夜。”

我们指天日地的FB马总是会因为这点事就屈服的人吗?

是的,他是。

Mark想过和Eduardo求婚,但绝对不是在刚刚分手的时候求婚,他们的关系已经僵到了冰点,Mark用膝盖想想都知道,Eduardo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

当然事实是反的,Eduardo那时最想见的就是他,不过这是后话了。

总之,Mark不会去撞这个他自认为的枪口。

“其实就是怂。”某只满脸沧桑的鹿如是说道。

“闭嘴,老混蛋。”又一次被窥探到内心的Mark扔过去一个枕头,却被鹿灵巧躲开。

“别这么暴躁,小混蛋。”鹿伸出一只蹄子拍了拍Mark那头卷毛,趁着Mark挥拳打过来之前收了回去,“与其在这打打闹闹还不如赶紧起床,已经下午四点了。”

“公司那些人绝不会想在难得放松的一天里看到我。”Mark翻了个身,“不起床。”

“我以为你会猛的跳起来换好衣裤冲向公司对他们进行新一波压迫。”鹿一蹄子把Mark蹬下了床,“我一直以为你没把他们当人看,或许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当然有把他们当做人来看,我只是...嘿你明明知道。”Mark揉着摔红的腰把另一个枕头狠狠砸在鹿身上。

“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很好玩,你应该把你的这一面留给你的小男友。”鹿毫不在意Mark的攻击——枕头直接穿过了它的身体,“赶紧的,去把衣服换了,我给你准备了一场约会。”

“什么?”已经套上一件GAP帽衫的Mark停住了把衣摆往下拉的手,“谁?”

“..笨死你得了,除了你那位巴西的小男友,还有谁会和你约会。”鹿用蹄子捂住双眼拒绝看Mark那糟糕的搭配,“把那一身衣服给我换了!我给你预约的可是高级餐厅。”

Mark瞅了床上不住打滚的鹿一眼,不情愿地把衣柜里唯一一套西装拿出来换上:“不说说你怎么做到的?”

“诶哟我就等你这句话~”鹿下了床围着Mark走了一圈,“餐厅的话,我报了你的名字就包下来了,至于Eduardo那边,我给他发了条短讯说是你有事要和他说,晚上约不约着来一发之类的。”

“你要真是这么说的,我现在就去找个什么巫婆弄死你。”

“你可以试试,真的,我会在那位巫婆念咒时就把她那点少女青涩往事扒出来说一遍。”鹿不屑地一扬头,一副熟练至极的样子。

“你果然是个混蛋。”

“跟宿主学的。”



一人一鹿就这么打闹地坐上了车,Mark看着熟练地开门上车的鹿,又一次升起了想把鹿蹄子卸下来研究研究的冲动。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鹿悠悠地点起一根烟,却又像想起什么般的熄了,“嗯抱歉,不该在你的车上抽烟。”

“..餐厅地址给我。”

随即,Mark的脑袋挨了结结实实的一蹄子。

“你是脑子里只有代码吗?这个时候给我去接你男朋友,去!”鹿冲他翻了个大白眼,“气死本宝宝了。”

“你知不知道你用那口被烟熏了至少三十年的嗓子来说这句话真是毫无说服力。”

“要你管?我不但是宝宝我还是小仙爹,再吵我就给你来一蹄子。”

“..Wardo的家在哪?”Mark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转移了话题。

“你知道的,好好想想,你一直都是知道的。”鹿感觉这个时候的自己就像是正在教差生的老师,心里急的要命还不能直接说答案。

Mark抿了抿嘴,不确定地将车开到了一栋居民楼下,“我不确定..真的,他马上就要去新加坡了,或许已经搬走了,我..”

推开楼梯口的身影卡住了Mark的喉咙,Eduardo穿的很随性,就像是谈完所谓的事情就会转身走人般。

Mark不安地咽了口唾沫,他知道Eduardo已经看到了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鹿坐在后面疯狂地捶他的肩膀,两只蹄子有渐渐向上的嫌疑。

“说吧,”Eduardo走到了车窗边,左右看了看,“什么事。”

“Wardo。”Mark不着痕迹地拨开肩膀上的两只蹄子,“我是来道歉的。”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Eduardo在和Mark进行了一段毫无营养的对话,并度过三十分钟左右毫无交流的漫长车程后,他们终于到了那家餐厅。

后座的鹿先欢呼一声,前蹄一迈从窗户那跃了出去,一路得瑟地走进了餐厅,小尾巴一翘一翘的。

Mark则是谨记来时鹿的教诲,比如,帮Eduardo开门,越过Eduardo身子的那种。

Eduardo看着眼前的那一头卷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不明白Mark想干什么,从突然收到Mark的短讯开始,Eduardo就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慌乱。

硬是要我比喻的话,大概就是,你在明知父母将在十分钟后到家的情况下,还是打开了电脑,嗯你还是个小学生。

是不是很刺激,很慌乱?

..言归正传,Eduardo其实在衣柜前站了很久,在几乎每一件都翻过以后,Eduardo突然想到,Mark只是一时兴起想见个面而已,或许他还是那件万年不变帽衫和那双拖鞋,自己又何必这么上心呢。

苦笑之后,Eduardo随便扒拉了件衣服穿上就出门了。

所以说啊,天晓得当他看到一身正装的Mark向他道歉时,他内心的感受。

很刺激,很慌乱

评论(30)

热度(84)